同言无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加入社区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19|回复: 1

[小说] 耽美短篇小说:婚礼与葬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7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许念程要结婚了,他从美国给弟弟许化寄去明信片,那张背面是湛蓝色大海的明信片上草草写下结婚的时间,地点,人物。许化把明信片用小钉子钉在床头,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能看见,上早班来给他送药的护士总能看见他乐呵呵的看着那明信片,她猜想,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应该很好,她又疑惑,为什么感情这么好,哥哥却从来没来医院看过弟弟呢?她看了眼许化,似乎从来没人来看过这个每天都很快乐的病人,许化长得不赖,就算是个光头了可还是个帅小伙,护士之间总爱拿他逗趣,许化也乐得调戏白衣天使,他按时吃药,按时作化疗,不拖欠医药费,也不抱怨疼,最多只是在病发的时候要求医生给他来点镇静剂,他比平常的患者要冷静,因为他清醒的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
  医生曾问他有没有父母,他摇头,问他有没有兄弟,他说有的,医生建议他找他哥哥来做个配型,或许换个肾就能救他一命。可许化没同意,他对医生说,我哥就要结婚了,我不能耽误他幸福。
  于是,得了尿毒症的许化没有手术,他依旧是吃药化疗,每天都快快乐乐的过着为数不多的日子。  许念程婚期将近,那天去观摩一场婚礼,顺便学习经验,碰巧遇到个熟人,那人是许化的朋友,从前见过两次,许念程本不擅长记人,只是那人扎人堆里太显眼,一眼就能认出,许念程上去打招呼,顺便想问问他许化的近况,据他了解两人不光是朋友还是同事。
  “周斌。”许念程喊他名字,周斌从散去的人群里抬头张望,看见是许念程,心里一紧。
  “程哥。”周斌随许化一样叫他,脸上俨然是旧识重逢的兴奋激动,心里却是不太情愿见他。
  “怎么,来参加婚礼?”许念程一时不知道如何发问。
  “是啊,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结婚,嘿嘿,我嘛随家里正好来美国玩玩。”
  “哦,最近许化怎么样,我给他写信他也不回打他电话他也不接,上月寄给他的请帖不知道他收到没有。”
  “请帖?”
  “是,我要结婚了。”许念程忽然害羞起来。
  “那敢情好啊,小化肯定是要秘密赶来给你庆祝呢,哪家姑娘这么好运气?”周斌大力拍上许念程的肩。
  “你也认识,”许念程刚想说那人名字,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他,他侧身指了指那渐行渐近的人说:“就是他,秦岱。”
  周斌眼看着那人和许念程搂搂抱抱,心里一阵难过,为许化难过,也为许化不值。
  “哈哈,我说呢,原来是秦家小伙!”
  “周斌,你别打岔,我问你,最近见着许化了没有?”
  “没,我还真没见着他,店里的活他辞了个干净,圈子里都盛传那小子被哪家公子给包啦,指不定他在哪儿过着那纸醉金迷的糜烂日子啊。”周斌言语见总有意无意看秦岱。
  “那混小子。”许念程知道许化脾气,他要想玩失踪绝对玩得比谁都绝,那会儿三不五时的跟人私奔去远方,玩了个把月灰头土脸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  “念程,神父刚刚跟我说他还有事要和你交代。”秦岱柔声道。
  “哦,好,那你们聊。”许念程往教堂走。
  剩下周斌特不情愿面对秦岱。
    “你真不知道许化在哪里?”秦岱看着许念程渐渐走远。
  “我他妈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秦岱,许化知道你喜欢他哥就帮你追,他对你好谁不知道,你他妈对他爱理不理就算了,各人各喜好也是没办法的事,可你至于那么说他吗!哼,你要是还记得你他妈对许化说的那些针扎似的话,那就好好对人许念程。”
  “我自然是要好好对他的。”  “那就别瞎操心许化的事儿,他妈的那小子就算死了也比再见着你要幸运!”周斌越想越窝火,一跺脚转身就走了。
  秦岱伸进口袋里摸烟,却只摸出一个干瘪瘪的烟盒子。
  “我哥不喜欢抽烟的人,你要真想追他就别抽了。”
  许化的声音在他耳边浮现,他的形象也随之浮出记忆的水面,他穿着花里呼哨的衬衣抢过自己手里的烟,塞进自己嘴里大抽特抽,那样子说不出的怪异。
  他会把他烟盒里的烟抽光,有时在里面塞上口香糖,没有口香糖的时候就用红笔写上:不许抽烟!。
  “秦岱,你不会是想借着勾引我进而接近我哥吧?”
  他趴在床上,□,健康的肤色里闪烁着□的余光,他□裸的眼神里是与自身相违的纯真。
  “这个戒指,我们一人一个吧,你不喜欢吗?不喜欢啊,那就算了,我一个人带好了,其实带在一起也挺好看的。”
  “喂,我帮你吧,既然你这么喜欢他。”
  “我哥不喜欢抽烟的人,不喜欢早上不吃早饭的人,不喜欢晚上夜不归宿的人,不喜欢男女关系复杂的人,不喜欢猫喜欢狗,不喜欢香水味道喜欢花的自然香,喜欢吃鸡蛋胜过任何一切,喂,喜欢我哥是很麻烦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喜欢男人,要不,你喜欢我吧,喜欢我容易多了,我不介意你抽烟也不介意你早不起晚不归,更不介意你跟女人乱搞,猫猫狗狗我也随便,香水之类的我更没有要求,还有啊我什么都吃,我很好养的,怎么样,考虑考虑吧?”
  “你别约他去看电影,他喜欢看画展,我正好有两张美术展的票子你拿着,那我先走了啊,让我哥撞见了就糟了,嘿嘿。”
  “秦岱,我们好久没做了,你会不会想我啊?那些客人都说我技术一流身材又好叫的又够□,你说到底怎么样?”
  “秦岱,我哥身体不舒服,你去看看他吧,多带些梨,他生病时最爱吃梨了。”
  “秦岱,你以后别来我这儿了,多点时间陪我哥吧,我也没什么好透露给你的了,其余就看你自己啦!”  “秦岱,你可要好好对我哥,他个直人让你给弄弯了,你不能对不起他,实在想找人通奸,你一个电话我随时就到啊,嘿嘿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秦岱,今年过年你和我哥二人世界吧,我就不打扰了。”
  “秦岱,你会不会想我?”+QQ 4195956
  “你别安慰我,千万别安慰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眼睛瞎了还是鬼迷了心窍,我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个败类混蛋呢,你们这种大少爷就是越难追越爱得紧,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看不起我是个出来卖的,我知道要不是因为我哥你才懒得再搭理我,我许化就是贱,你他妈别拉我,我今儿个把话讲清楚了,我哥他妈的爱你爱到死,我他妈的也爱你爱到死了,你真他妈命好!”
  “秦岱,我是不是很招人嫌,哎,有爹妈的时候我也没让人疼过,没了爹妈照样没人疼,没办法只能自己想法儿疼自个儿了,你和我哥可要好好的,最好是去什么加拿大啊荷兰结婚吧,稳定下来了我哥他的心也就有底了,他不像我,我是四海为家的命,对他来说说一万遍‘我爱你’还不如一句‘在一起’来得实际。秦岱,你很爱他吧,你一定要爱他。”
  “秦岱,我想出去转转,有可能三五年都不一定回得来,走之前,我想求你个事行吗?”
  “你别忘了我,好不好?”
  “就算是带点讨厌带点不情愿,你也别忘了我好不好?”
  “秦岱,你说完了?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我让你觉得麻烦,对不起,我先走了,你慢慢喝吧。再见。”  许化眼看着夕阳西下,他坐在床上啃苹果,苹果很脆,他的牙不好,一口一个血印子,又甜又香的果实里混进了血的味道,他慢慢咀嚼,床头的明信片的一角已经卷起了褶皱,他把那个角铺平整了,脸贴在许念程的笔迹上,似乎能断断续续的感觉到些什么,他轻轻吻了那张纸,带着满足的笑咽下一口血和苹果泥。
  在不算漫长也不算短暂的人生里,许化带着复杂的感情看来时的路,崎岖不平,坎坷蜿蜒,没有什么多余的风景,没有什么停留过的人,他想起最重要的那个人,是场没有尽头的单相思,他爱慕的热爱的眷恋的不舍的通通都将成为远方遥不可及的虚空之白。
  像所有将死之人一样,许化明确的预感到了死亡,那时候,夜已经深了。
  他看向窗外,回光返照似的身体不再疼痛,他感觉自己是个健康人了,健康地趴在窗口看星星,一百万颗星星,明明暗暗,闪闪烁烁,他健康地笑,美国的上空已是白云飘飘的好日子了,都说黎明前的黑暗最最恐惧,可许化不觉得,他觉得黎明之前的黑暗才是真正让人感觉到希望的时候。
    许化爬回床上,盖好被子,摸了摸床头的圣经。
  太阳即将一跃而出的时候,许化睡着了,他在做梦,在他的眼前是白茫茫一片,是上帝吗,还是天使?或许,是天堂吧?许化隐约听见儿童稚嫩的声音,伴着教堂里的风琴唱唱合合,许化想,这天堂怎么搞得跟结婚的教堂似的,他正想翻个身看看能不能看见其他景色,忽然看见了秦岱,他穿着好看得体的西装,温柔淡定的对自己笑,许化乐了。
  “秦岱,你靠近点让我看看。”
  秦岱真的就听话地靠了过来,近到许化的手正好能摸到他的脸。
  “秦岱,我快死了,你是来见我最后一面的对不对?”
  秦岱不说话,笑着伸出手握住许化贴在自己脸上的手。
  “秦岱,你亲亲我,好不好?你从来都没亲过我,这次,就亲一下,好吗?”
  秦岱却不动了,他的笑渐渐僵硬,慢慢褪色,瞬间消失。
  “真是小气。”
  许化幽幽叹出口气,便再无声息。
  许念程的婚礼如期举行,如期结束,许化没有来,这是他唯一的遗憾。他和秦岱去澳洲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整理信箱里的信,忽然翻出一张死亡证明。
    秦岱眼尖,一把拿过,急急拆开。
  是医院寄来的证明,许化死了,死亡时间是凌晨四点,合到美国时间,正是两人婚礼那天,秦岱想起来,宣誓的时候正好是下午四点。
 楼主| 发表于 2014-7-17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对许念程说,我愿意。
  许化死在一个相同的时间里,没有人知道他生病,没有人知道他在哪家医院,没有人去看望,没有人照顾,没有人分担他的疼痛和寂寞,甚至没有葬礼,他的死没有涉足到任何人的快乐里,无从追究,也无法追究。
  “一定是搞错了。”许念程凑上去看,难以相信纸上的一切,他看向秦岱。
  “没有搞错,念程,许化死了。”秦岱攥紧那张薄纸。
  许念程无力地坐到椅子上,书桌上还凌乱散着信件,他看到其中一大包东西署着许化的名字,他拆开那个大包,里面是一封又一封的信,信里面夹了张小纸片,原来这些信是医院的医生整理遗物的时候找到的,一并寄来的还有两只大小相同的戒指,许念程认得那戒指,是许化一直带在左手无名指上的,他总以为是一个戒指,没想到是两个戒指叠在一起。医生说,他每个月都要写信,却从来不寄,说他是个快乐的病人,说他死的时候很平静。
  许念程把那些信递给秦岱。
  “是许化写给你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恩。”秦岱接过一共13封信,托在手里沉重无比。+QQ 4195956
  “他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从来不用别人担心,秦岱,他是那么喜欢你。”
  许念程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许化的漫天梦话里总是叫着秦岱,许化的眼神总是跟着秦岱,连自己也不由自主被秦岱所牵引,要是那时候许化和他争的话,他肯定会退出,只是许化从来不会和他争,许化选择不去争不喜欢自己的人,他选择笑着离开,他得一个人坚强,一个人承担起对另一个人的噬骨相思。  人都是自私的,许念程一点都不后悔自己自私的霸占了秦岱,因为这都是注定的,注定他要和他遇见,他要喜欢上他,注定有一个人要离开。
  可他却没想到在,这样的注定里竟然注定了一个年轻生命的死亡。
  秦岱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完那13封信,又用更漫长的时间回了13封信,他总算知道一个人要用多久来证明自己的感情,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去等待一个人的证明。
  “念程,我原来那么喜欢他,那么那么喜欢他。”
  秦岱紧紧搂住许念程,不带一丝保留的诉说着。
  许化曾经那样鲜明的活在他的生活里,他有血有肉能笑会哭,他倔强纯真快乐寂寞,他会说些任性的话却从不做任性的事,他最后病了,他说他投靠了上帝,因为上帝说他能在死前看到自己最喜欢的人。许化在信里写道:无论如何,我也想在死之前见你一次,就算是在梦里见见也好。
  在他最美好的时候他选择了其他人,一个他以为是最美好的选择。
  秦岱想念许化,他甚至幻想着许化的尸体,那具被病痛所折磨的身体一定不好看,他的脸他的肩膀,他的手臂他的胳膊他的手掌他的手指,他的胸膛他的腰腹,他的大腿他的膝盖他的小腿他的脚踝,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上都覆盖着属于那个部位的记忆,是他的记忆,是他所有关于他的回忆,那样详细周密的铺盖展开到每个角落,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好看的裹尸布。
  许念程觉得背上湿了一片,秦岱用力哭,流出的泪透过衣料浸染到他的皮肤里,许念程心里也跟着涌上潮意,可怎么也哭不出来。
  待到第二天天亮,许念程睁开眼,看见秦岱笑咪咪叫他起床。
  “早饭做好了,煎了鸡蛋,快起来吧。”李孝元更新
    他说话间已经全然没了昨天的伤感和悔恨。
  他又成了那个许念程的秦岱,他不抽烟,总是早起吃早饭,晚上早早回家,没有多余的人际关系,他买新鲜的花摆在家里,他有很多种方法把鸡蛋做得好吃,他笑着说:“念程,我们养一只狗吧。”
  他还要养一只大狗,他要继续过他金色灿烂的日子。在那样的日子里,他会时常看天上的云,空中的星,一百万朵云里总有一朵和他一样,一百万颗星星里也总有一颗和他相似,一样的他,相似的他,在天上看着他金色灿烂的日子。+QQ 4195956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同 ( ICP05000711 )

GMT+8, 2018-12-17 19:52 , Processed in 1.0920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