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言无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加入社区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47|回复: 2

[小说] 大连森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记得他们相遇后的某天,森曾经说过要和他一起去大连,语气是坚定和期待的,还带着一点儿霸道。如果森此刻还在林的身旁,他一定会问他为何如此肯定他会陪着他去呢?然而当时林没有说话,他故意慢下脚步,让森挺拔的背影收入眼中,目光是迷离和爱慕的,还带着一点儿暧昧。
  那是4月。

  深夜航行的船像疲惫的兽均匀地打着鼾声,大部分船客在鼾声里闭上了眼睛。林毫无睡意,身边的森已睡了将近两个小时。头歪在座椅的凹处,细密修长的睫毛看得林内心一阵翻涌。他脱掉外套轻轻盖在森身上,轻手轻脚走出了船舱。

  甲板上空无一人,海天一片黑暗。繁星犹如钻石闪烁着清冷而孤寂的光芒。海风潮湿冰凉,扑面而来。淡淡的咸腥。林打了一个寒颤,双手抱住肩头,仰头望着苍茫的夜色。

  林,27岁。不再相信爱和被爱的年纪。直到在“等待戈多”遇见森,他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与森和他的小店有关。

  森的店名叫“等待戈多”,林知道这是庞德的名句。后来他问过森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森说戈多对他来讲只是命中注定相遇的人那么纯粹。

  店里有森设计的个性艺术品:老唱片,笔记本,乐器,照片,咖啡杯……有些是森将成品加工后的,有些从材料开始都是森一手操作的。除了这些原创作品之外,还有一角书橱和酒厨,氤氲着知性的淡雅气息。地方不大,却故意弄了多处拐角,探幽的味道尤其浓厚。林初次来时一个人陷在沙发里很久,甚至小睡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时他看到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鬓角的直发透着坚毅。周围的空气如此安静,短暂的一刻恍在梦中,林要了一杯红酒,随后出了小屋。

  林专注的想着过去,森踏着甲板的脚步声他没有听见。森将外套披在了几乎是瑟缩的林身上,温软的双手箍住了林的脖子。轻轻的痒痒含着森手掌的温度,林转过身抱住了森,突兀的骨骼坚硬地硌着林身体的某些部位。他唯一感到的是一种真实,酷似幻觉的真实。森抱着林的手臂没有用太大劲儿,就像和蔼的父亲拥着受到伤害的儿子那般恰到好处。

  没有语言,身体松开后,手依然搭在彼此的肩膀上。林想对森说的话本来要从嗓子眼里溢出来的,但此刻他没有勇气打破眼前寂静的幸福。他明白幸福这种东西过一秒感觉上却是少一光年的。

  你在想什么?森面对着无边的黑暗,那句话丢进了大海,又被林拾进了耳朵。
 没什么,只是睡不着,想出来透透气。

  其实用不着想那么多,既然决定出来玩,就要玩个痛快,以后是不需要想的,想也没用。

  我了解这个道理,可是有一种感觉回来了,以前的不甘不舍开始蠢蠢欲动,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像回到了涉世不深的少年时代那般迷茫。

  我知道你的心情,虽然和曾经相似,却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你的心不再是清澈见底的,世俗的理智像珊瑚礁一样埋在你的海底,预备随时阻挡你奔跑的灵魂。

  所以你选择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不选择又能怎么办,生活总会把你推到死角,由不得你。森说这句话时把脸转了过来,面对着林模糊的面部轮廓,眼中迸射的寒光在林看来无比柔和。

  因为没到旅游旺季,码头的旅客不多,三三两两拉着皮箱消失在出租车和人流中。森决定先找到合适的旅馆再去老虎滩公园,林没有反对。那是靠近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因为旅行完毕森要乘火车南下。放好行李后,两人先到二楼的休息室喝了咖啡。落地窗外是大连的早春,灰蒙蒙的阴天,草木绿意正是朦胧,一丝不合时宜的萧索从灰色的楼角里蔓延。

  森看出了林的倦怠,问他要不要休息一下再出去。林说好,森叫他先到房间等他,他下去办点儿事情。林仰面躺在纯白的被单上,他真的累了困了,片刻便闭上了眼睛。当他醒来时,房间里亮了许多,一股香味飘进了他的鼻子。去刷牙吧,吃点东西咱们就出去,我已经叫人把公园的票定好了,森趴在林的耳边说。林盯着森关切而疏远的眼神,扬起双臂想要就势搂住森的脖子,森看出了他的意图,立马下了床。林怏怏地来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又漱了漱口便出来了。床头柜上放着一碗加州牛肉面和一个肯德基汉堡,汉堡的包装纸被油渍浸得透明,林的肚子响了一下,才想起上顿饭还是昨天中午在北京站吃的。

  你真的27岁了吗?森看着林油渍麻花的双唇自语。

  您要不要看看我的身份证,警察先生!林说着就去翻兜,也不管油亮亮的双手。

  森笑着刚想制止,手机响了,不是自己的铃声。

  林掏出手机,屏幕上“老婆”两个字像跷跷板一样上下跳跃着,弄得林措手不及。半晌,铃声依然不死心地响着,林只好摁了接听。森静静听着林面不改色地撒谎,突然间一种熟悉的负罪感袭来。本来在林接完电话,森想说一句“你女朋友真关心你”之类的话打趣的,忽愧疚感让他想起了城,那个为他失去生命的爱人,于是瞬间没了兴致。

  林看出森的脸色有些不对,便幽默着宽慰,没有关系的,绝对不会穿帮,我的演技没得说,这辈子没当演员算是埋没了。

森苦笑,穿好外套示意林准备出门。

  微小的风夹着寒意。路边银杏树的叶子才度过萌芽状态,干净的马路显得清冷。

  老虎滩公园到底比别处热闹一些,彩色横幅写着怂恿的宣传语,卡通装扮人引得一群小孩子围观。门口的检票员穿着蓝白相间的制服,酷似海魂衫,却比其周正得体,乍一看仿佛回到中世纪的欧洲。森想,早了,上次和城来时是6月底,那时的工作人员穿这种服装和大海的深蓝正好对应。

  他们先去了极地动物馆,看玻璃内的各种海洋动物。玻璃面前人头攒动,森在后面看着林像个孩子似的在人群里穿梭自如,趴在玻璃上看站如钟的企鹅,翻跟头的海豹……

  在体验极地温度时,穿着单衣的林总想赶快出去,森把他拖到黑暗的角落紧紧地抱住了他。森说,我觉得处于险境里的人在绝路上才最安全,心性也更单纯,我就感觉你更真实。林扎进森的胸膛,整个脸埋进森的怀抱,竭力抑制住眼泪,半天才说,你是我真正的需要。

  一路走来的游人一个个双手拢在嘴前呵着气快步走出了零下四五十度的人造山洞。十秒,二十秒,三十秒,森说我们就这样呆够六十秒好不好?林说,呆一辈子都行。森浅浅地笑了,痴情的话原是如此动听,只要时间地点相称,人亦可以不同。

  之后两个人游览了棒槌岛,逛了鸟语林,坐了海盗船,吃了海鲜烧烤,出公园的时候已是下午3点多。

  天阴得厉害,风也大了起来。

  林一脸倦意,森在心里取消了晚上游览广场的计划。

  他们打的回到宾馆,刚一进屋,林便跑向卫生间呕吐起来。森拍着林的后背,看他把刚吃的海鲜、肯德基、甚至牛肉面都吐了出来,最后只剩下干呕,黄绿色的胆汁在唇边徘徊。森的心一阵绞痛,刚才吃海鲜时他忘记提醒林不要多吃,而且还允许他喝了一杯白酒。本以为能够去去寒意,不料适得其反。森看着林苍白的脸,扶着他往外走,林就势靠在了森的怀中。眼神故意做出妩媚,却力不从心,森看上去更加心疼,有那么一刻他是想拦腰抱起林的。

  吃过药后,林的气色看上去稍微好了一些,盖着被子躺在床上。森闭了电视,只开了床头桔黄色的台灯,拉开窗帘,大连的夜色一览无余。他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浓重的忧郁漾在脸上。掏烟的时候他看了看微闭着眼睛的林,把抽出一半儿的烟塞回了烟盒。

  林说,你抽吧,我没事。

  森脱掉外套,上了床,躺在林的身旁,一条胳膊揽过林的头,轻吻着林的耳朵和脖子。他说,原来你没睡着,真好,跟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很像。

  你是说城吗?跟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咱们这种人的结局都有着固定的几种模式,无论哪种模式的结果都是分开,不过有的可能再见,有的却永远不能活着再见了。

  他长得什么样?帅吗?林来了精神,一条胳膊搂住了森的腰。

  不算太帅,和你有点儿像,特别是孩子气和娃娃脸。森特意摸了一下林的脸和鼻头。

  你们第一次还记得吗?

  第一次见面吗?当然记得。

  不是说这个,我是说第一次发生关系。

  和你有点儿像。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

  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林撒娇地吻着森的脖颈,森感到苦涩温热的气息。

  别这么早下定论,凡事不能刻意,否则忘与不忘都是痛苦。

 楼主| 发表于 2014-8-1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当然记得那个雨夜,一切都像冥冥中安排好的。下了班他直接去了森的小店。叫的外卖,两人喝了红酒。酒喝到一半,大雨轰然而至。森说不要回去了,正是谈性渐浓的时刻,林还没忘给女友打了一个谎称加班不回家的电话。酒喝干时,窗外的大雨酣畅淋漓,幽蓝的闪电伴着震耳发聩的雷声紧锣密鼓。雨水顺着玻璃窗欢腾地流淌,像正在上演一场水幕电影。

  话题阑珊时,除了风雨声,他们还听见了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于是该发生的按部就班的发生了。轻车熟路的年纪,动作却毛躁还带着一点儿粗鲁。长时间的接吻,几乎把口水都吻干了;长时间的紧紧相拥,恨不得嵌进对方的身体;长时间的翻转腾挪,全身大汗淋漓像刚浇了一场雨。他们需要的只是更好更热烈地结合,没有了少年时对彼此身体的好奇,没有了年少的悸动和顾虑;有的只是对彼此身体的渴望,是心理和生理长期被压抑后的畅快释放,带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赌劲儿。

  激情过后,森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都是成年人。

  林明白森的潜台词,所谓成年人就是时刻保持一颗理智的心,该忘记的东西不要记得。两相情愿的事情应该有着满意的结局,而不是意料之外的后果,这需要彼此的忍痛割爱。

  林曾经为此赌气,故意一个多月不去找森。每次路过“等待戈多”时,他都加快脚步,有时还要绕路而行。

  再次遇见森是在公司大厦的门口。森一直在大厦附近等着他下班出来,他迎上前去问林,你怎么想不开了?我们还可以是朋友的。

  这样的朋友我宁愿不要。林狠歹歹地说。

  可是你答应过要和我一起去大连的,回来之后再做决定吧,到时候分道扬镳或者老死不相往来都行。

  森语调激动,林怕同事注意,最终和森回到了小店。

  像异性恋闹别扭时通常的解决办法一样,他们又疯狂了一次。

  过后他们发现彼此的依赖又多了一点儿,以至于心照不宣的约定每周相见一次。

  某个早晨,林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条铂金项链。森当时没有明确告诉林关于这条项链的来历。后来林才知道那是森买给城的,却没来得及送出去。项链比较细,图案也是中性的心形图案,男女都能戴的。林把项链藏在了办公抽屉的最里面,每次见森时他才戴上。

  森和城的故事讲到结尾,森流下了眼泪。

  林抚摸着森的脸和嘴唇说,你还爱着他吗?

  爱又能怎样?他为我而死,我将背负一生的罪恶,一辈子心灵难以安宁。

  所以我们相爱时你如履薄冰,你处处小心翼翼,甚至徘徊不前。难道你想永远活在阴影中,情愿失去千载难逢的缘分,你就不怕我步城的后尘吗?

  求你不要这么说,我不想破坏你长远的幸福,你有工作,有爱你的女朋友,有自己的人生。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自己不过是段插曲,并且不会对你产生重大影响的插曲,所以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你,可我又不想伤害你的感情。
可你是需要我的,对吗?不然你不会到公司门口等我!

  我承认我一直爱着你,但这份爱背负的罪恶更加深重,让我更加痛苦,我已无力继续下去。我们必须尽快分开,因为要舍弃既有的一切换得我们永远在一起简直是不可能的。

  可能!林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这两个字的。只要我们坚持彼此的心意,我就能跟你走,除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不要任性……森安抚着林由于激动而剧烈起伏的胸脯,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

  林顾不了身体的虚弱,蛮横地堵住了森的嘴唇。森热烈地回应着,他知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两个人的手快速退去彼此身上的束缚,紧紧地拥抱着,骨头在对方的皮肤上留下深深的青色印痕。

  晨雾还没消散时,森蹑手蹑脚起床。穿戴整齐,来不及洗漱,注视了还在酣睡的林半晌后才提起原先准备好的箱子出了房门。不到一分钟,房门又开了,森将一张车票放在了床头柜上,车票是明天上午从大连开往北京的。他很想轻吻林白皙的面庞,却又怕他醒来,只好看了又看,最后含泪离开了房间。

  森相信时间能抹平一切。

  森乘坐的客机划过大连的天空时,林正眼泪模糊地盯着车票。

  多年后的京城,有一家音像店叫“等待戈多”。

  自称为林的老板脖子上戴着心形的铂金项链。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对他喊着,爸爸,我要看你的项链。

  他蹲**子,女孩柔嫩的小手翻转着项链,夺人眼目的光芒像要刺穿每个人的心房。<wan>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同 ( ICP05000711 )

GMT+8, 2018-12-17 19:54 , Processed in 1.0920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