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言无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加入社区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99|回复: 4

[小说] 无声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8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能说话,我无法表达。纵使想对你说的有千言万语,从我口中说出的,也只有“呜呜”的浑浊之音而已。但请你相信,在我心里,我说过无数次的我爱你,我想对全世界宣布我爱你。——吴声
  我知道你想说话,我知道你想歌唱,我能体会你难以言语的痛苦。就让我做你想做的事,让我说你想说的话吧。我就是你的嘴巴。你对我的好,我明白。你对我的爱,我能体会。即使我永远都听不见你说话的声音,没关系,我能听见你的心跳声,我知道,那就是你想发出的声音。——丁爱

  时光倒转,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10岁那年的秋天,也是这样有风的日子,丁爱瞪着惊恐的眼睛,被妈妈拽着,走进了这个新爸爸的家。对于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丁爱并没有好感,虽然这个人比他那进了局子的爸爸看起来,要和善那么一点点。

  “丁爱,快叫爸爸啊。”妈妈推他。

  丁爱不说话,反而藏到了她的身后。

  “傻孩子,快叫啊,叫了爸爸给你买糖吃。”

  丁爱依旧紧闭着双唇,不为所动。

  “你咋就这么不听话呢?我怎么跟你说的——”妈妈不高兴了,不停的拍打他的后背。

  “算了算了,孩子还小,还不习惯——”男人出来打圆场。

  丁爱委屈的坐在银杏树下的石墩上,无聊的踢着石子。新家的气氛让他压抑,妈妈的态度更让他难过。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多余的人。

  忽然有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朝他摊开了手掌,那是一个玩具小木马,做的很精致,木马的小眼睛炯炯有神。

  “给我的?”

  眼睛亮亮的男孩不说话,点点头。

  “不要。”

  男孩拉起他的胳膊,递到他的手里,还朝他做了个擦擦眼泪的动作。然后,蹦蹦跳跳的走进了对方的房子。

  这是丁爱的邻居。他的名字叫吴声。

  丁爱是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知道他的名字的。丁爱转学而来,被安排和吴声做同桌。那是全班唯一的一个空位,没有人愿意和他做同桌。丁爱很快就知道了原因。吴声是个哑巴。他不能说话,就像他的名字那样。

  他的生活似乎和他的名字一样悲剧。下课的时候,他的课本作业本被别人乱写乱画;他的书包文具盒被别人拿走到处乱扔;他被别人各种捉弄各种欺负,甚至连瘦小的女生都敢在他的脸上画猪头,只因他被其他人死死的抓住了胳膊。

  “来,轮到你了。”

  吴声被人胁迫着,推到了丁爱的桌子前面。

  “做什么?”丁爱不解。+QQ 4195956

  “在他的脸上画个猪头。这是进入我们的班的欢迎仪式。”一个高大而肥胖的男生笑着说。

  丁爱看见吴声的眼睛,饱含着屈辱的泪水。他低着头,却被人强行的扳了过来。他的脸上,蓝色,黑色,红色的圆珠笔油混合在一起,像一块被蹂躏的画布。曾经,他有过反抗吧,但得到的只是更粗暴的对待而已。他闭着眼睛,等待接受同样的侮辱。

  “我不画。”丁爱平静的回答。

  “不画?你不想加入我们?”领头的男孩有些错愕,“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你要和他一起,和我们作对吗?”

  “我不加入任何人。”丁爱的回答很冰冷。

  “那你可想好喽,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哦。”

  吴声突然开始挣扎!他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他拼命地摇摇头又点点头,是想要提醒丁爱什么吗?但他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丁爱的决定了。上课铃声已经响,就像是宣告了一场战役的开始。

  丁爱很快就就尝到了不配合的后果。上课起立答题的时候,他的凳子总是会被人偷偷挪走,坐下的时候就摔个四脚朝天。去教室外的时候,总是有人装作不小心伸脚绊住他,然后他就摔个脸朝地。这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

  “去找那个老大,说你愿意在我脸上画猪头,不然放学后他们会揍你的。”上课的时候,吴声偷偷的递给他一个小纸条。

  丁爱没有看他,直接撕碎了那个小纸条,他的神情里甚至带着点鄙夷。

  就像吴声预料的那样,放学路上,丁爱果真被那所谓的老大带着几个人堵住了。

  “你小子还挺横啊,看你是新来的,我卖你个面子,你还不领情。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办?”老大张牙舞爪的说道。

  “揍他,给他点厉害瞧瞧——”众人纷纷附和着。

  “不过我心胸宽广,给你个认错的机会,只要你表现好,还是可以加入我们。”

  “什么机会?”丁爱依旧是一冷漠的表情。

  “只要你从我们几个人的胯下钻过去,说三声,老大我错了,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了。”

  老大刚说完,众人就附和着笑成了一片。这样的事情,看来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让开,别挡住我回家的路。”没想到丁爱并没有被他们的人多势众给吓到,他依旧不给他们面子。

  “你这是找打,兄弟们,好好教训他,叫他再嚣张——”

  话音刚落,两个小弟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没想到丁爱却突然从书包里抽出了一根铁棍来,对着冲上来的人就是狠狠的两下。

  “靠,老大,这家伙还带了武器。”吃了闷亏的小弟们汇报着。

  “咱们人多,还能怕他,制服他,给我狠狠的打——”+QQ 4195956

  丁爱到底寡不敌众,就难有铁棍也难保周全。很快他就被制服,被几个人按倒在地,拳打脚踢。

  不知道是谁眼尖,突然说道:“快跑,死哑巴把老师带过来了。”

  众人如鸟兽般四散而去,留下了被打的满脸是血的丁爱。他的鼻子,嘴角都在流血,那模样甚是恐怖。

  吴声焦急的走上来,小心翼翼的把他扶了起来。丁爱没有接过他递上来的手绢,他只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捡起书包,头也不回的就朝家里走去。

  吴声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没有发出任声音。丁爱走到小河边,突然回头把书包丢给吴声,自己则捧着河水洗起脸来。夕阳下,两个的影子靠得是如此之近,就像两只受伤的小鹿。

  “你很害怕他们吗?”丁爱回头,问坐在草地上的吴声。

  吴声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一直都是过着这样的日子?”

  吴声摇摇头,又点点头。

  “算了,和你聊天真累,”丁爱自嘲道,“回去之后不要告诉别人我打架了。”

  吴声点点头。

  这样的日子既然开始了,就不会轻易的结束。很快,丁爱的家事就被人挖了出来,甚至被无聊的人编成了小调,“小哑巴,杀人犯,长大一起吃牢饭——”

  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编的,但很快,它就像雨后的野草,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学校。都说小孩子的心很单纯,但有时候,他们的单纯是一种愚蠢的伤害。
 楼主| 发表于 2014-8-8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丁爱就这样和吴声捆绑在了一起。他们是这个学校最不受欢迎的人,是被众人嘲笑厌弃的人,甚至是老师也不愿意多过问的人。因为他们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打架斗殴就像是吃饭喝水,每一天都不间断。

  丁爱依旧我行我素。他从来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他可以不理会别人的嘲笑,却绝对不会忍受别人的欺负。他知道,没人会同情一个杀人犯的儿子。就算他被打倒,他也绝不做一个懦夫。

  吴声依旧默默的跟着他,在每一次他快被打倒的时候求老师来救他;默默的抓着他的书包,看他在小河边清洗脸上的伤痕。然后,点头或者摇头。他们的世界虽然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但他们的心声,或许两个人都懂。这样的日子对他们来说虽然艰难,但至少他们仍然顽强的活着,他们还有彼此。虽然不能对话,但他们还是能通过动作来交流。

  直到那个男孩出现在了丁爱的面前。那个因为丁爱的父亲而失去父亲的男孩出现在他的面前。第一次,丁爱没有反抗,被人押着,像个被带往刑场的囚犯。他低着头,不敢看那个男孩的脸。

  “打他,他就是那个杀人犯的儿子。他平常很横的,狠狠的打。他老子造的孽,让他儿子来偿——”

  丁爱不说话,也不还手,任由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就算他的内心在坚强,他也不敢面对那个男孩的眼睛。他知道那眼神里有仇恨。就算他被打倒,被践踏,他也不会防御,他觉得,这是他欠他的。丁爱倒在地上,嘴角的鲜血沾染上尘土,尝起来有一种特别的苦涩。背后,拳打脚踢的痛楚已经让他麻木。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有点模糊。

  吴声突然冲出来了。他不顾一切的推开众人,扑到丁爱的身上。他用自己瘦小的身躯保护着丁爱。

  “连这哑巴一起揍,他最喜欢通风报信了——”

  吴声的举动换不来任何同情,在别人眼里,他和丁爱一样,他们就该是被踩在脚底的烂泥。

  “今天你怎么这么勇敢?不怕挨揍了吗?”站在清澈的小河水里,丁爱洗着伤口,突然抬头问。

  吴声依旧无言的回应着,点点头,摇摇头。

  “你的脸也花了,快下来洗洗吧。”丁爱忽然调皮的把吴声也拉下了水。

  两个人洗着洗着,忽然泼起水花打起水仗来了。水珠晶莹,就像是他们明亮通透的眼睛。他们在夕阳下嬉戏追逐,就像是两只奔跑的小鹿。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

  吴声的爸爸终究还是知道了他们在学校打架的事。河水虽然可以洗去残留的血迹,却洗不掉深深的伤痕。他这才知道吴声长期被欺负的事。

  他被送到了市里专门为聋哑人开办的学校,那是寄宿的学校,一个月只有两天的假期。他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跟在丁爱后面放学回家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远远的注视着他,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帮助他了。

  离开的那天,两个人默默站在银杏树下。丁爱拿出了那只小木马,递给他,“到了新学校不要再被欺负了。我在木马上刻了我们的名字。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陪你。”

  吴声哭了。他从来没这么开心过,也从来没这么难过过。

  他们的相聚虽然少了,却显得更加珍贵了。每个月末的那个周末,吴声都会准时的站在2楼房间的窗口,默默的等待着放学回家的丁爱。有时候,他会扔给丁爱一张信纸,告诉他自己最近又学了哪些手语,还一一比划给他看;有时候,他会扔给他一个橘子或者苹果,叫他陪自己一起吃;有时候,他什么也不说,就是看着丁爱傻傻的笑着,两个人就这么傻傻的笑着。

 岁月的年轮转了一圈又一圈,两个人的默契却从未改变。若是丁爱没能按时到家,吴声窗口的灯一定会亮着。反之,丁爱也一定会守候到吴声出现在窗口。他们,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对方心里丢不下的那个人。

  银杏叶枯了又黄,时光飞逝,曾经的翩翩少年郎逐渐长成了热血青年。吴声从聋哑人学校毕业,父亲托人给他在市里的工厂里找了份工作。他依旧像从前一样,每个月回家一次。丁爱则彻底成为了无业游民。他混了个高中毕业,却找不到任何工作。他的档案里有太多历史的劣迹,还有那让人鄙夷的出生。在这个现实而残酷的社会,有些印记一旦被烙上,就再也无法洗去。更糟糕的是,他的妈妈去世后,那个男人就彻底把他赶出了家门。

  吴声很难见到丁爱了。他很想见丁爱,却不知道他去哪了。即使他的窗口整夜亮着,也听不见晚归的丁爱发出的口哨声了。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

  吴声的日子也平凡的有些无聊。他在工厂里没有朋友,没有正常人愿意和他这个哑巴做朋友。他租了个靠在小河边的房子,每天听见小河流水仿佛就能让他回想起过去。他迷上了画画,画景色,画人物,画回忆。

  如果平凡的日子就这么继续下去,他的人生也许就不会再起什么波澜。可是命运有时候像是剧本,会有许多你不曾想到的意外。比如重逢。

  吴声像平时一样,下班之后穿过寂静的猫尾巴老街。这条街很旧也很安静,和外面呱燥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街道的两边,长着几棵饱经风霜的银杏树。风吹叶落,端起一片银杏叶仔细的看,总是让他想起家门口的那棵树。他默默的低头看着,全然没发现今天的路口堵着几个人。

  “嗨,你小子走路不长眼吗?大哥在你前面没看见啊。”染着黄毛的小子跳出来骂道。

  吴声没抬头,也没说话,这样的场景在他之前的生命中已经经历太多次了。

  “哟,这小子不吭声,看起来还不服气啊。”

  “他是个哑巴。”+QQ 4195956

  吴声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做梦。这声音曾陪伴了整个青春,在每一个夜里都在他的梦里回响。这只会是他的声音,独一无二的。他抬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他变了。他的头发变短了,像是刚从局子里出来的;他的轮廓变得更立体了,也变得更有杀气了;他的胳膊上,纹的是什么,一条蛇吗?只有他的眼神,还像初识时那么冷漠。

  “丁爱,你认识他?”

  “不认识。”

  吴声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自己不是个哑巴,而是个聋子。那么,这残酷的话他就可以装作没听见。他可以当丁爱什么都没说过。他依然是活在自己梦里的那个人。

  “丁爱,你不是想加入咱们兄弟会吗?他交给你了,你知道该怎么做。”领头的似笑非笑的说道。

  吴声的眼泪就像冬天房檐上开始融解的冰棱柱,一颗颗滴下来,硕大而又透明。这不是丁爱的拳头打在他身上带来的疼痛,而是他的心被撕裂所带来的痛楚。他从来没想到,他曾经拼死相护的人,如今居然会对他拳脚相加。他骄傲的昂着头,看着丁爱,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到哪怕一丝丝的愧疚。可是他的眼神陌生的可怕。吴声觉得胸口快被愤怒涨破了,他想嘶吼,他想大声的质问,曾经的那个人去哪了?曾经那个不屈的人去哪了?难道,已经彻底被生活打败了了吗?

  吴声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被打倒在地,钱包也被抢走。嘴角的血液已经凝结,尝不出任何的酸楚了。他宁愿这一切只是噩梦而已。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和他那死去的记忆中的人相比,都无所谓。他终于又见到了丁爱,只是他已经不是他认识的丁爱。他躺在青砖路面上,看乌云遮住夕阳,看月亮悄悄升起,这世界,还是那么的像小时候。

  吴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面对着贴满了整个墙壁的画纸,忽然觉得很讽刺。他画中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和现实中的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把所有的画都揭了下来,就让他们都随风而散吧,就让所有的回忆都随风而散吧。

  丁爱站在晚风中,接住了一张随风而来的画纸。画纸上,两个男孩正在夕阳下的小河里追逐嬉戏——丁爱的眼角有些湿润,他知道吴声画的是什么。其实打了他之后没多久,丁爱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那伙人,躲在远处悄悄的看着吴声。

  现在,他就静静的站在丁爱的房间门口,听里面撕碎纸张的声音,就像是在撕裂他的心。吴声啊吴声,请不要怪我。那每一下落在你身上的拳头,就像是落在我的心里。我不曾想和你这样的重逢。可是,我有我的无奈,我也别无选择。

  吴声突然开门,他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人,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他忽然想要关门,却感受到了丁爱推门的力量。两个人就这么瞪着眼睛僵持着。像他们的小时候那样,不说话,也没有声音,默契的僵持着。

  吴声终于不敌丁爱,门被推开了。

  他的手被丁爱抓住了。丁爱就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好几遍。那目光,温柔而又犀利。忽然,他把吴声拥到怀里,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吴声觉得快要窒息了。他能体会丁爱的心情。可是一切变化的似乎有些太快了。可是灼热的感情已经冲上了他们的头脑。他们年轻的躯体里,熊熊的火焰正在燃烧。他们没时间去想什么。此刻,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对方。两个人激烈的拥吻在一起,像是要把这些年错过的感情全部都补回来。他们的手指划过各自的皮肤,感触着那些熟悉和陌生的地方。他们虽然分别了好多年,但此刻却像从未分开过。他们可以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对方。这一夜,或许早就存在他们的梦里。

  天亮的时候,吴声抓住想要起床的丁爱,比划着他看不懂的手语。

  “你还是写字吧。”丁爱无奈的递给他一个本子。

  “你要去找他们吗?”

  “是。”丁爱点头。

  “不要去,就留在这里,好不好?”+QQ 4195956

  “我还有事情要做,”丁爱吻了吻他的额头,“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吴声无奈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理解他生存的不易,可是担心就像是一把悬在心头的利剑,始终挥之不去。

  吴声的日子变得更简单了。下了班,他总是买好菜做好饭。然后就在家里默默的守着。虽然更多的时候,丁爱都不会来。他基本上每个礼拜只来一次。即使来,绝大多数的时候,也都到凌晨两三点,带着回身的酒气,有时候甚至是满身的伤痕。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吴声也记不清楚了。台历上画了个圈的日子,就是丁爱来过的日子。更多的时候,台历上画的都是叉叉。

 楼主| 发表于 2014-8-8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不祈求丁爱送他礼物或者祝他生日快乐,他甚至不期盼他记得这个日子,他只希望丁爱能回来就好,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就算是安安静静的吃顿饭,就算是不怎么顺畅的聊天,就算是默默的相互看着,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也许是老天爷真的听到了他的心声,丁爱居然破天荒的很早就回来了。他甚至还给他买了个小蛋糕,这真是个巨大的惊喜。吴声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了。从不喝白酒的他居然也拿起杯子,陪着丁爱一起喝了起来。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小河边分喝一瓶汽水的时光。一瓶白酒下肚后,两人还不尽兴,干脆直接拿着酒瓶坐在门外的小河边了。

  夜晚的河边凉风习习,但他们的脸颊却依然火热滚烫。天上的星星泛着微光,就像一双双见证的眼睛。转眼10年过去了,他们还能像当年那样并肩而坐。这是命运的恩赐吧,他们就是彼此黑暗人生中的微弱光明。

  “吴声,如果有一天你会说话了,你最想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吴声看了看他,做了个“我终于能说话了”的手势。

  “这辈子被欺负,被歧视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吴声点点头,又摇摇头。

  “等有一天科技发达了,你或许就能说话了,你还有希望,”丁爱看着他,自言自语,“但是有些错误却永远没法弥补了,杀人犯的儿子就是杀人犯的儿子,人都已经死了,就算他死的再冤枉,真相也随他一样化作尘土了。”

  吴声看着丁爱泛红的眼睛,似乎有点明白,也有点不明白。

  丁爱忽然扔掉了手中的酒瓶,直接跳进了小河里,大笑着说:“吴声,快下来,咱们像以前一样来游泳比赛——”

  夜晚的小河里,两个年轻人像发了疯一样嬉闹着。年轻真好,可以让他们放肆的疯狂。

  丁爱又画了许多画。画中的人物也不再是少年,它们同样也在成长。

  可是丁爱忽然很久不来了。日历上的叉叉打的越来越多,快要布满整个月的日子了。一开始,丁爱只是有些着急,渐渐的他越来越担心,最后他已经坐立难安了。离上次见面的日子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记得,离开的时候看见丁爱牛仔裤后的匕首,那寒光映射的他心里隐隐的不安。

  白天上班的时候,吴声无意中又听见同事聊天。“我听派出所的哥们说,月初晚上北门那边有群人斗殴,据说有个小弟不服老大,想取而代之,结果被一群人围殴,死没死不知道——”

  吴声一整天都有些恍惚。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怎么都控制不了。他不知道这一天班是怎么上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

  天黑的时候,忽然有人来敲门。吴声开门,是一个陌生的男孩。

  “你是叫吴声吗?”

  吴声点点头。

  男孩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钻进了屋子里,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封塞给他。“这是丁爱托我给你的。他让你保重。”男孩的眼里泛着泪光,“还有这个。”

  那是丁爱脖子上戴过的十字架,是他送的,是丁爱最宝贵的东西。

  “他怎么了?”吴声在画板上写下了这几个字,死命的拽着男孩的手。

  “他,他想闹事,被,被老大们做了——”男孩忍着眼泪,“他让你好好活着。”

  说完,男孩像阵风一样消失在了夜色里。

  “吴声,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离开了。不要难过。我做的是我想做的事。我不会后悔。从小我们都生活在别人的鄙视和欺负里,这么多年了,我早已无所谓,我只是想替我死去的父亲争回一点什么。你要保重,好好照顾自己。不管在哪里,我都会看着你。

  我知道你想说话,我知道你想歌唱,我能体会你难以言语的痛苦。你对我的好,我明白。你对我的爱,我能体会。即使我永远都听不见你说话的声音,没关系,我能听见你的心跳声,我知道,那就是你想发出的声音。不要难过,即使没有我的陪伴,你也要坚强,我知道你一直很坚强。你还有希望。所以,好好的活着。我爱你。丁爱。”

  吴声的眼泪就像洪水,浸湿了信纸,浸湿了画布。他冷静的有些可怕。他默默的揭掉再度贴满了墙壁的画纸,这些都是重逢后他重新画的。站着的丁爱,坐着的丁爱,睡着的丁爱,笑着的丁爱,他亲吻着每一张画纸,在心底里默默的呼喊,我爱你,我爱你——

  清冷的午夜,丁爱抱着画纸游荡在马路中央,像一个孤魂野鬼。

  大卡车的灯光昏黄温暖,就像小时候家门口的那盏灯,丁爱,我记得小时候只要看见我房间的灯光亮着,你就吹口哨呼唤我的,这一次,你还会吗?

  吴声忽然扔掉了手中的画纸,微笑着朝着那温暖的灯光跑去。+QQ 4195956
图片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同 ( ICP05000711 )

GMT+8, 2018-11-22 04:06 , Processed in 1.0920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