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言无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加入社区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30|回复: 1

真情讲述:感染HIV以后(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4 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名同志,GAY!


这是我的宿命,我任何人也不会去埋怨!因为,GAY是高尚的!

具体的感染日期,已经无从查考了,这根本不重要!因为感染者大多都知晓男男性行为中如果不带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大家,还都前赴后继、乐此不疲的进行的危险的无套性行为。

我也没有想刻意的去检查是否为阳性,只是以前的BF在分手后大约半年左右的一个凌晨三点左右发来一条短信:你去查了吗?我一愕,隐隐感觉不妙,果然,他已经检查出来了。他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时,体检出肺结核,当时也没有往这方面想,就一直以肺结核来治疗。直到去年四月份,他治肺结核的药吃完了,去医生那里取药,医生建议他去查一下HIV抗体,结果一查,阳!

因为分手了,彼此都不愿意联系对方,他一直也没有告诉我。终于在一个他又一次失眠的夜里,他发了短信给我。那一天是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凌晨三点十四分!

如同蚕一次次痛苦的蜕皮一样,开始的我,很绝望,唯一想的就是自杀,是那种不管不顾,就想结束生命,去解脱自己。

后来,慢慢的,我开始接触一些同样是感染者的朋友,大家彼此安慰,相互鼓励。心情慢慢好起来。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还是不能接受自己感染的事实,总是想着,是不是前后两次的检查,都是误诊呢?有朋友就给我说了:看看你自己的CD4吧,才二百二过一点,人家正常人都七八百呢,认命吧你!赶紧的准备开始吃药吧!朋友虽这样说,但我还是存着一点点侥幸心理的想:说不定下次去查,就是阴的了!

这样的想法从初检出结果的七月十八号,一直持续到了去年十一月,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不适,这些不适渐渐的粉碎了我的奢望。开始的时候,我不能做较重的体力活,一干点稍重的活,就四肢无力酸软,感觉整个人马上就会要瘫下去一样。舌头舌苔很白,时不时的会口腔溃疡,通常在第二天清晨起床后,舌尖处会有白色的小泡。皮肤会很痒,止不住的会用手去抓,然后就会出血结痂。脸上也长一些小疙瘩,皮肤呈现没有光泽的灰暗色。

我第一次查CD4 是在去年八月份,结果出来后,CDC的人建议我吃药,我说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好,过一段时间再说。他们就建议我三个月后再去查一次CD4.可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查过,因为我知道,如果查了,就势必得接受吃药的事实,一旦吃药,就得终身用药。

我不恐惧死亡,也能接受随时死亡的事实。但我还是怕,怕什么呢?一怕,我会死在我母亲前面,我时时祈祷,只需要让我比我母亲多活一天,那怕是一分钟也行。和天下所有的儿女们一样,我爱我的母亲,母亲打小也最疼她的这个最小的儿子。自从父亲去逝后,因为不能结婚给她带来的苦恼和压力,我越发的从精神和经济上无条件的让母亲过得好一些。万一我有一天死在母亲前面,她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会崩溃,也许会精神失常。但是,因为自己是有病之身,我偶尔竟也会冒出一个遭雷劈的想法:想着母亲突然有一天,来个急症,突然不治……,天哪,就让雷真的劈了我吧,所有的痛苦都让我来承担吧!我还有一怕,怕将来发病了,在别人鄙夷的眼神和不屑的唾弃中孤零零的在医院死去。前几天春节,去另外一个城市给堂哥堂嫂拜年,酒间,哥嫂都对我说:“经常村里的人来我这里,都说,从咱们村走出来的人,大家都夸两个人,你和某某某,说你们仁义,孝顺,待人谦和。但是他们唯一不解的就是,你都三十过了,为什么不结婚呢?”我用一些话搪塞了过去。的确,从小到大的我,都是长辈眼中的好孩子,朋友眼中的好哥们。试想,如果有一天,他们知道我是感染了HIV病毒后引发了各种不治之症,他们会做何感想?

自感染后,我只告诉了我大姐,从小到大,大姐待我最亲。我叮嘱她,除了她,不要再告诉家里的任何人。否则,我就立马去死。她答应了,并且鼓励我好好治病,说将来没钱了,她可以卖掉她的两套房子为我看病。就是现在,她还时时劝我去检查,去吃药,但我打小就拗的性格,除非我愿意,别人的劝是不管用的。

自感染后,和其他的一些同是感染者的朋友交流,但是其中一些朋友的做法和行为,实在是让人讶异和不齿,明知自己是感染者了,还竟然去浴池去网络交友后,和别人进行无任何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完事后,还自我安慰的或是说找寻心理平衡,抑或有发狠的就直接说是报复社会,报复别人。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有这到龌龊的想法,试想一下,感染了HIV,是你个人的行为,而现在国家又为你免费治的同时,给你那么多的关怀,努力的在一点点消除社会歧视,你还有什么理由去让更多的人来感染呢?

我知道,我多活一天,就有传染给别人的可能,因为:欲望天生,谁能克制?因此,我现在,不关心任何艾滋病治疗方面的信息,也不去CDC做检查,就算是检查了,也不会去吃药,也不去和其他的感染者交流了。半年多没有查CD4了,上次是二百多,这期间有过两次感冒,很久才此治好,现在的CD4值能有多少呢?三百多一点?还是维持不变?抑或是一百多一点?

现在,我这样的想法可能有点听天由命吧,但更像是自暴自弃。随便是什么吧,我只祈求:雷啊,让我比我母亲多活一天,再来劈死我吧!

这些天,又想了很多。终于下定决心明天再去检查一下CD4的数值了。那天心情烦,写了点东西在这里。其实,真的不是我矫情,想以此得到别人的同情。愿赌服输,从感染到现在,我没有去怨恨过任何一个和我发生过性行为的人。虽说可以从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中,能基本排查出是谁传染给了我。但,这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仇恨的延续只能让我本就不开心的生活中,更添阴霾。有位朋友,善意的骂我,让我活得像个男人,坚强起来。其实,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我从查出感染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和关爱小组联系过我,没有任何人打电话给我,该提醒我去做适时的身体检查。或许有朋友会说,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爱惜,指望别人来关心你,有点奢侈了吧?活该你病残而死!其实,感染的每一位朋友,都会有逃避现实,逃避生活的想法,就像我,一直以来,就想,如果没有人来管我,就让我这样浑浑噩噩的死去。我有时候真的想找人说说话,让人知道我心里真实的想法。我不想就这样,成天生活在自己狭小的空间里,一点点的游离于社会和朋友以外。我时常也在想,或许等到我真正发病,无药可医的时候,我会后悔我此时的行为,我也可能会骂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及时去积极治疗?现在的我,成天的胡思乱想几乎成了我生活的主题,想着如何去自杀,想着如何再去重新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想着可能就在我刚刚死去的那一天,根治的药就研究出来了……

无论如何,明天去查一下CD4,从我自身身体现状来判断,我知道,数值一定会比较低,大约在一百二到一百五之间。

感谢大家的关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我又出现了,不过,这或许是我最后出现在网络了。很不幸,也很必然的,我发病了,很痛苦,全身皮肤溃烂,每天早上的洗脸,简直就像是在活剥皮一样。那感觉,真像是在凌迟。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快发病,奉劝朋友们,一定要不要进行无保护的性行为。我的Q61793282,如果朋友们愿意去,那里有我发病时的一些图片,你看过后,希望能给你们一些警示!


转载于天涯社区
发表于 2009-9-4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同 ( ICP05000711 )

GMT+8, 2018-9-24 22:11 , Processed in 1.1076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