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近,那么远

[复制链接]
查看6246 | 回复8 | 2006-12-28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堂镜抬起头,发觉天色有些暗了,墙上的时钟,还差一刻到六点,惊觉自己已经在这个书吧里坐了一下午。
   好久没有这样静静的一个人坐着读书了,而且还是在这样一种地方。
   方堂镜笑了一下,合上手中的书,其实他并不是总在看书,更多的时候,他是在发呆,脑中一些倏然不可琢磨的片段让他不知自己神游何方,这使他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当然,方堂镜也不会忘了去偷偷瞥一眼那名奇怪的男子。
   因为他之所以会在这里耗磨一下午时间,就是因为这个人,他本来只想在这里坐一会就回家的,却看到了这个人,于是便改了主意。
   此刻书吧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两个都意不在书的人。
   那男子仍是懒散的斜靠在椅子上,似在沉思,又似只在休息,从方堂镜看见他时,他就这样坐着,姿势几乎都没变,只有面色数度变换,或忧或喜,或无表情。
  
   方堂镜轻轻起身将书还回,生怕打扰那人难得的安静,出门时冲那年轻美丽的女老板微笑着点头示意,走出了书吧。
  
   一阵凉风吹来,方堂镜微微哆嗦一下,雨,还没停,丝丝絮絮的飘着,虽不大,却也足以让人厌烦。
   “NND!”方堂镜骂了一句,然后想起自己原来是带着伞的。随口骂了句“KAO!”也不知是骂自己还是骂别的,便要回去取伞,却突然想起了那男子,想起他浑身尽湿却一脸淡然走进书吧的样子。
   于是没有回身,走进雨中,扬手拦了一辆出租,却一时没有决定去哪里,只跟司机说了句:“就往前开吧。”
   这时手机响了,是任平生的电话。
   方堂镜刚按了接听键便听到任平生嚷道:“小方,你马上来一下,小妖精要出事!快点!”
   说着也不等方堂镜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只剩下“嘟嘟”的响声和那句甜甜的“对方用户已挂机……”,还有话未出口的方堂镜。
   放下手机,方堂镜忍不住狠狠的骂了一句:“MD!”对那出租车司机说:“师傅,去静竹山庄。”
   虽然生气,但还是要去,因为刚才说话的是任平生,而且他提到了小妖。
  
   任平生是方堂镜的朋友,在方堂镜认识这么多的朋友中,也只有他喜欢对方堂镜呼来喝去的,偏偏方堂镜也能容忍他,凡是任平生找他做的事情,他一般都会答应,虽然有时免不了生气。
   任平生在静竹山庄做大堂经理,其实也就是跟任闲职差不多,因为事情并不多,大都是手下的人去忙,他自己也不懂什么,都是因为静竹山庄的总经理竹映雪跟他沾着那么点八竿子也搭不到的亲戚关系才让他任这个职位。
   静竹山庄是城里最有名的酒楼,总经理竹映雪,在城里也算数得上的名人,与方堂镜也颇有交情。因为方堂镜是搞工程的,经常与客户们来这里吃喝,所以一来二去的大家也就熟了。
  
   到了静竹山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方堂镜匆匆进去,正是人多的时候,但任平生眼神很尖,一眼就望见了他,挥手叫他过去。
   “怎么了?”方堂镜问,“小妖呢?”
   任平生嘿嘿一笑:“你还是蛮关心她的嘛!一听说她出事就马上赶过来了。”
   方堂镜有些生气:“你TMD少跟我废话!”接着却叹了一口气:“怎么说也是我对不住她,她有事我不能坐视不管啊。”
   “行了行了!别叹气了!你对不住的人多了,以后可有的忙了!”任平生笑着说,却一使眼色,伸手指了一下,说:“快过去吧,她就交给你处理了,我不管了。”
   顺着任平生指的方向,方堂镜看到夏小妖背对这边,一个人占住了靠角落的一张桌子,桌子上杂七杂八的放着几个啤酒瓶子。
  
   方堂镜“唉”了一声,走过去,在夏小妖对面坐下。
   只见夏小妖脸色十分憔悴,眼圈微红,似是刚哭过,桌上的啤酒已经空了五瓶,她手里那瓶也只剩下半瓶,还在继续往口中倒。
   方堂镜不禁心痛起来。
   夏小妖的名字叫做夏飞飞,是方堂镜以前的女友,两人在一起有两年多,感情一直很稳定,方堂镜本以为两人会理所当然的走向婚姻,但是最终却分手了。
  
   方堂镜开了一瓶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说:“小妖,我陪你喝。”
   他没有阻止夏小妖继续喝酒,他很了解夏小妖,在她心情不好喝酒的时候,只能顺着她来,否则要小心自己的脑袋挨酒瓶子砸。
   夏小妖斜着眼睛看着他,慢慢放下手中的酒瓶,方堂镜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夏小妖已有三分醉意的眼神浮起一种莫名的伤感,轻轻的说:“堂,如果你还是以前的你,那该多好。”
   这话如同锥子一般深深刺痛了方堂镜的心,但他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小妖,我对不起你。”
   他知道,自己这一生都要亏负夏小妖了,夏小妖有多爱自己,他当然明白。可是自己最终还是不能摆脱,当他第一次正视自己的真实时,曾惶恐的不知所措,以为自己这辈子完了,是夏小妖给了他勇气去面对现实,虽然他们终于分手了。
  
   “堂,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你的。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夏小妖黯然说道。
   方堂镜又喝了一杯酒,转开话题:“小妖,我也希望你永远都是以前那个开开心心的小妖。”
   夏小妖紧紧咬住下唇,但眼泪还是止不住流出来了,“堂,谢雨有另外的女人了!”
   方堂镜一惊:谢雨怎么会是这种人呢?
   谢雨是他大学很要好的同学,也在这个城市上班。他还跟夏小妖在一块的时候,谢玉经常称赞方堂镜有福气,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女朋友。方堂镜与夏小妖分手后不久,就听说夏小妖就跟他谈上了,方堂镜还在心里暗暗替他们高兴,这也减轻了一些他对夏小妖的愧疚。
   只听夏小妖还在喃喃的说着:“虽然我没亲眼看到是谁,可是我能感觉出来……”一边说着,手中的瓶子已经见底,又开了一瓶。
   方堂镜不知该怎样安慰才好,只是说着:“小妖,你先别难过,事情还没弄清楚呢!”
   “堂,你不明白的,离开你之后,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再爱上别人……可是,我又遇上了谢雨……我不知怎么说,他跟你不同,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他了。可是最近他总是瞒着我很多事情,对我也不如以前那么好了……”
  
   方堂镜听着她絮絮的叙说着伤心事,心也随着微微的刺痛,但是除了听她诉说,却又不能做什么。
   终于,夏小妖似乎累了,趴在桌子上。
  
   方堂镜掏出手机给谢雨拨了个电话,对方关机,又拨了家里的号码,却没有人接。
   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正有些为难,任平生走过来,压低声音一本正经的说:“方总,你真行,终于把她灌倒了。要房间办事么?”
   方堂镜没好气的一脚踹过去,说:“一边去,就会添乱!”
   任平生早有防备,急忙躲开,笑着说:“不跟你开玩笑了,小妖精不是被人甩了吧?”
   方堂镜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任平生摇摇头:“这么好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先是碰上你这个没福气的,接着又……”见方堂镜脸色不好忙收住,说:“我今天不得空,让人开车送你吧。”
  
   回到住处时已经很晚了,方堂镜倒在床上躺了一会,觉得有些饿了,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只好泡了碗面凑合一下。
   一时不想睡觉,开了电脑,却觉得没什么意思,起身来到窗前,拉开帘子,雨还在下,朝外看去,正见到楼下暗黄的街灯下,一人持伞走过,那好像是自己的伞。
   方堂镜心中一动,突然兴奋起来,忙找出了自己前段时间外出旅游时买的那个望远镜。
   果然与自己的伞一样,只不知伞下的人可是他?
  
   持伞人在马路对面那家招待所停下了,收伞,抖了一下雨水,却抬头朝方堂镜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方堂镜手一哆嗦,差点把望远镜丢掉,那人正是他在书吧见过的男子。
   难道他看到自己了,方堂镜不禁脸有些发烧起来,又想这不可能,隔这么远,又是在晚上,于是重又望去,那人却已经到里面了。
   方堂镜微微失望,又不死心,来到阳台上,盯着那招待所看了一会,忽然看到对面三楼一个房间灯亮了,忙拿起望远镜,是那男子进了屋。
   方堂镜只觉得心跳不已,他看着那男子将伞放下,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再出来的时候身上裹着一条浴巾。然后看到对方走到窗前,似要拉上窗帘,正感觉有些惋惜,那人却停住了,朝方堂镜这边看过来。
   方堂镜的心一下凉了,即使是相信在这夜里对方不可能看到自己的样子,方堂镜还是感觉被对方看穿了一般,原本兴奋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甚至难过起来,对方会怎样看自己呢?自己怎么会这么无耻!
   望远镜里,那人的眼睛就像在方堂镜面前,仿佛二人正面对面,很近很近。
   方堂镜惊惶失措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却看到那人似乎对自己笑了笑,然后帘子拉上了,灯也关了。
   方堂镜这才静下心神,一股深深的愁绪却涌上心头,他点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像是要压住心中那份烦郁,接着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好久,脑子里一片空白,神魂也仿似失去一般,直到烟燃尽,烧痛了他的手指。
  
   这一夜,方堂镜都搞不清自己是睡着了还是醒着,恍惚间,万千思绪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余未然 | 2006-12-28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迷迷糊糊之时,一阵刺耳的闹铃声使他猛地惊醒,眼睛还没睁开就下意识的伸手关上了床头的闹钟。翻了个身,正想继续睡觉,忽然想起小白让自己今天上午去车站接他来着,一下子睡意全消,忙从床上爬起来,洗漱一下,匆匆出门,打车赶往火车站。
   到了车站,只见白有容拖着一个箱子正在出站口四处张望,忙上前去,叫了声:“小白。”
   白有容是方堂镜的男友,是跑业务的,所以经常外出。两人在一起同居有一年多了,方堂镜正是因为认识了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真正喜欢的是男人,不过那时两人只是认识,并没有深交。而方堂镜在苦苦挣扎之后,终于跟夏小妖坦白了一切,夏小妖倒表现的很理智,两人平静的分手。两个月后,白有容搬来与方堂镜同住。
   白有容看到他,先是一喜,接着就给了他一拳,“怎么现在才来!让我等这么久!打你手机关机,家里电话又没人接!”
   方堂镜忙说:“路上堵车,我手机忘了开机了。”
   白有容白了他一眼:“又在撒谎!肯定是睡懒觉起来晚了!”
   方堂镜嘿嘿笑了一下,伸手接过白有容手中的箱子,问:“饿了没?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白有容哼了一声说:“我看是你饿了吧!回去再跟你算帐!”
  
   因为刚下火车,回家之后白有容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方堂镜百无聊赖,在屋子里又怕影响白有容休息,只好仍旧出来到处逛逛,却不自觉来到昨日那家书吧前。
   昨天一个人在家中太过寂寥,便很神经质的打着伞出来散步,走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息,便进了这家书吧,却不想今日在有意无意间又来到这里。
   方堂镜心想脚下却仿佛被什么吸引一般不由自主的走进去。
   那个人不在。
   方堂镜不禁有些失望。又一转念,上前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嗨!你好。”
   那书吧的老板是名年轻的女子,微笑着颔首,说:“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方堂镜笑着说:“我昨天有一把伞忘在这里了,不知道还在不在?”
   那老板脸上露出一丝讶异,又带着点歉意,说:“嗯,我记得你,你走的很晚。原来那是你的伞,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是那位先生的,所以让他带走了。”
   方堂镜说:“哦,原来被别人拿走了。没关系。”
   那老板有点奇怪:“昨天不是一直下雨么?怎么会忘了?”
   方堂镜不由脸一红,忙解释说:“我也是走出去才想起来的,因为刚好碰上急事,就没来得及回来取。”
   老板笑了笑:“要是那位先生再来我问一下,那个,要不我赔您一把伞吧。”
   “不用了!哪能让你赔!”方堂镜急忙说道:“都是我自己不好!”
   老板继续笑着说:“不用客气。您是我这店里的顾客,在这里丢了东西,而且还是我的失误,应该的。”
   方堂镜说:“这样吧,我留个电话,要是那位先生再来,你告诉他一声,我拿回伞当面跟他道谢。”说着取出一张名片递给老板。
   老板点头:“也好,您放心吧。”将名片放好,顺手自一边的名片盒里拿过一张给方堂镜,一边说:“我要有什么消息一定会通知你。这是我这里的电话,欢迎常来光顾。”
  
   离开书吧,方堂镜突然觉得很心烦,只是沿着大街漫无目的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发现眼前很熟悉,说起来他在这个城市待了这几年,城里大部分地方都去过,眼熟也不奇怪,不过这里却有所不同,这一片都是酒吧,而且不是普通的酒吧,这里是城中有名的同志酒吧一条街。曾经有段时间方堂镜经常来这里消磨时间,不过自从他跟白有容在一起之后,就很少来了,只偶尔跟白有容在无事之时一起来坐坐。
   方堂镜犹豫了一下,进了那家以前常去的君子盟酒吧,酒吧的老板何若扬记性很好,见到方堂镜进门就打了个招呼:“小方,好久不见了!”
   方堂镜点点头:“大姐,你好!”
   君子盟是这条街上的异数,因为酒吧的老板何若扬是一名二十上下的女子,而这个酒吧又不是为女同所开。许多人都很好奇她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为何要开这样一个酒吧,关于她的传说也颇为众多,有人说她感情受过刺激,爱上的男子是同志,也有人说她有变性倾向,还有人说她是来做调查的,但对于流言,何若扬只是淡淡一笑,并不理会。不过大家都清楚的是何若扬背后显然有靠山,因为她这里从来也没人敢来生事。而正因为这些流言以及何若扬的不同,君子盟的生意一向都很不错,在这一带也享有盛名。
   何若扬问道:“要喝点什么?怎么不见小白?”
   方堂镜:“来一杯红酒吧。小白刚下火车,在家休息呢。我一个人无聊,刚好逛到这里来,就进来看望一下大姐你。”
   何若扬似笑非笑:“别跟大姐耍贫嘴!该不是吵架了吧?”
   方堂镜:“怎么会呢?”
   何若扬:“吵架归吵架,你小子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个圈子里,像你们这般的可是少见,好好珍惜!好了,自己找地方去坐吧。”
   方堂镜不由很感动:“谢谢大姐,你先忙,我坐那边了。”
  
   方堂镜在一张边上的空桌旁坐下,拿起酒杯,轻抿一口,然后放下。
   他并不嗜酒,以前喝酒是借酒浇愁,后来渐渐明白了只会愁上加愁,心情回归平淡之后就很少喝了,来酒吧里更多的是寻找一种同类的气息,让自己感觉并不孤独。
   现在还不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吧内人不是很多,显得有些冷清,方堂镜很满意,他现在只想安静的坐着,让自己烦乱的心情恢复平静。
   这时却有一人显然不太识趣,径自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
   方堂镜眉头微皱,有些不快,心想:这么多空桌干嘛非要坐我这里,不是MB吧。虽不高兴,却并没有发作,他一向都很有风度,而且脾气甚好。
   只见这个人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衣着很讲究,发型也是时下流行的,头发挑染了一缕深红,左耳戴了两个耳环,脸色白净透着一股孩子气,看上去蛮帅蛮养眼的一个小伙子,只是脸上的神情却带着那么点玩世不恭。
   方堂镜看到是帅哥,心中的不悦立时减了大半。
   那小帅哥一脸笑意,那表情就像是看到了心爱事物的小孩子,让方堂镜不由得心跳了一下。
   “可不可以请我喝一杯?”他开口了,声音很好听,清脆中还带着些柔。
   方堂镜深深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眼,笑了:“哦?为什么?”
   小帅哥垂下了眼睛:“不为什么。也许我只是想陪你喝一杯。”
   方堂镜仍是微笑着:“你要喝什么?”
   “随便,你请的就行。”小帅哥莞而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OK!”方堂镜点点头,招手叫来服务生,“一杯红酒,跟我的一样。”
  
   “你很寂寞。”小帅哥喝了一小口,淡淡说了一句。
   “是么?”方堂镜眉毛微扬,淡淡的反问。
   “我看的出来。你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你的寂寞,掩饰不住。”小帅哥颇为认真的说,“我知道你有同居的BF,不过这不代表你不寂寞。”
   方堂镜轻笑一声:“你认识我?”
   “以前不认识,不过现在可以认识了。我的名字叫做宇风,你呢?”这名叫做宇风的人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继续说:“我是刚才听到若姐跟你说话才知道你有BF的。”
   “方堂镜。”方堂镜答道,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站起身来,说:“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我该走了。”
   “我同你一起。”宇风将自己杯中酒一口喝掉,“谢谢你的酒。”
  
   方堂镜出了酒吧,走了多远,却见宇风一直跟着自己,不禁很是奇怪,问:“你去哪里?”
   “跟你走啊。”宇风扬首,年轻的脸上笑容灿烂之极。
   方堂镜吓了一跳,忙说:“你干嘛要跟我走?我要回家了,我BF在家等我呢。”
   宇风脸上露出一种恶作剧式坏坏的笑,“我喝了你的酒,自然要跟你走了。”
   方堂镜急了,说:“这什么道理?你再跟着我我可要不客气了。”
   “怎样不客气法?”宇风一脸不在乎,“我等着你不客气呢!你总不会大喊有人耍流氓吧。”
   “你——”方堂镜简直没办法了,“你怎么这样子!我没得罪你吧?”
   “当然没有!你这人这么好!请我喝酒,所以我今天跟定你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宇风笑的十分可爱,甚至十分无邪,让方堂镜简直都不忍心生气。
  
   正当方堂镜无计可施之时,迎面过来一女子,宇风脸色一下子变了,立刻躲到方堂镜背后,但那女子却早就看到了,立刻喊了一声:“宇风!出来!”
   宇风低着脑袋,慢慢从方堂镜身后走出来,冲那女子招呼:“小妹,你怎么来这里了。”说话时垂头丧气,早没了刚才的神气。
   那女子不搭理他先对方堂镜道歉:“这位先生,真对不住,我哥哥……”却突然怔住了,呆呆的说道:“方主管,怎么是你?”
   不但是她,方堂镜也愣了一愣:“是你!?”这女孩子他认识,是他所在公司一个月前才来的职员,刚好分在他主管的部门,名字叫做宇桥。
   那边宇风却“哇”的叫了一声,说:“小妹!他是你的上司么!你真运气!”
   宇桥狠狠瞪了他一眼,“闭嘴!跟我回家去!”
   宇风嘿嘿一笑立刻闭口不言。
   宇桥又对方堂镜说:“方主管,我们先走了,回见。”
   一时之间,方堂镜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点点头,说了句“再见”,呆呆的看着两人走远,而宇风还不忘冲他挤一下眼,丢下一句:“寂寞的时候就来找我……哎呀!”却是被宇桥狠狠扭了一下。
  
   方堂镜回到家时,白有容已经醒了,正在电脑前玩三国玩的很起劲,见他进门都没空理他,方堂镜早已习惯了,拿了一本杂志躺在床上翻起来。
   晚饭后两人也没出去,只白有容很开心的跟方堂镜聊自己出差的事情,说的累了就都早早上床歇息,因为第二天是周一,要上班了。
   不知为何,方堂镜却一直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黑暗中的虚无,耳边传来白有容熟睡后平静的呼吸声,心里却烦乱不已,脑海中浮出白天宇风那句“你很寂寞”,似乎唤醒他心底最深处的落寞。
  
   方堂镜从床上悄悄爬起来,下床,来到阳台,对面远处,那扇窗户的灯光亮着。
   方堂镜就站在阳台上呆呆看着那扇窗户,直到灯光熄灭,轻轻叹了口气,点着一支烟。
   这时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只听白有容的声音问:“镜子,你怎么了?有心事?”
   方堂镜转回身,见白有容不知什么时候也下了床,忙说:“没事,只是觉得睡不着,想抽支烟,你怎么也醒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醒,见你一个人在阳台上还以为出事了呢!”
   “抽了这根烟我就睡觉,没事的。”
   “嗯,你小心点,别冻着了。”说着白有容又回到床上。
   一支烟抽完,方堂镜回屋里爬到床上,忽觉得还真有点冷了,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冷么?”白有容伸臂揽住他的腰。
   方堂镜忽然兴奋起来,翻过身去抱住了白有容,两人翻滚在一起。
  
  
余未然 | 2006-12-28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班时方堂镜在公司门口遇到了宇桥,两人都只是笑了笑算是招呼,这让方堂镜少了几分尴尬,其实方堂镜在公司人缘很好,跟他相熟的同事都知道他是同志,不过突然被一个不相熟的同事撞破,而这同事还是刚来的年轻小姑娘,是自己的属下,尤其是那个正纠缠自己不休的小伙子还是这同事的哥哥,总让方堂镜觉得很没面子。
   方堂镜处理了一下日常事务,也没新的任务,便清闲下来,就在电脑上玩起了连连看,他最近很痴迷这个游戏,不过总是过不了最后一关,他很是郁闷,上班没事时就偷偷苦练。
   今天运气不错,一路顺利过关,眼看就到最后一关了,方堂镜暗自下了决心这次一定要通过,正当他全神贯注玩的入迷时肩头被人拍了两下,吓得一激灵忙一下子关掉了游戏画面,回头一看,项目经理贾如正对着自己笑。
   “一会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贾如见他回头马上板起脸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屋里几个同事笑成一片,恨的方堂镜直咬牙,骂道:“我kao,你们这帮不讲义气的家伙!枉我平时那么关照你们!经理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方总管,我们都在认真工作没看到经理什么时候进来的……
   ——主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大伙都在干活你一个人在玩,真是上天有眼啊!
   ——方总,你赶快去吧,去晚了又要倒霉!
   几个属下根本不买帐,还有搭没搭的跟他逗趣,他们一向是玩笑惯了的。只有宇桥抿着嘴笑不说话。
  
   “小方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身为技术部的主管,要以身作则!我也知道你们每天工作辛苦,闲暇下来想轻松一下,可是也不能在上班的时间玩游戏啊,让下面的那些人看到了都跟着学,影响多不好啊!何况要说工作辛苦,我也不比你们你们轻松!还好,今天是我看到了,要是总经理看到了,你这个主管的职位可悬了,就更别想升职的事情了!这件事呢,今天就先算了,下次再犯,我可不客气了,要给你记过!……”
   方堂镜只听得头大,后来见不罚奖金才放下心来,暗自庆幸,又有些感慨:贾如也不过只比自己大两岁,年龄算不上老,还是未婚,怎么教育起人来就像五六十岁的老干部?而且只看贾如的相貌外表衣着打扮,怎么也是一个很现代时髦有气质的美女,说起话却像老太太一样絮叨,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贾如说完了看方堂镜好像在发呆,以为他吓着了,感觉有点抱歉,以生怕自己说话重了,忙又安慰说:“我说这么多也是为你好,可能语气重了些,你别在意,我这人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方堂镜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了,贾经理,我以后一定注意。”
   贾如满意的点点头:“知道就好了。”
   方堂镜小心翼翼的问:“经理,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没有的话我就回去工作了。”
   贾如想了想,说:“不忙,你坐,聊会天,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情。”
   “好的。”方堂镜在一边的椅子坐下,还是觉得有些拘谨。
   “嗯……小方,我跟你打听个人,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去静竹山庄吧?”贾如沉吟一下问道。
   “记得,经理你说的是谁?”方堂镜忙回答。
   贾如笑了一下:“就是静竹山庄那个大堂经理任平生,你好像跟他挺熟的。”
   方堂镜立刻来精神了:“你说他呀!是很熟,他是我的朋友,经理要找他有什么事,尽管交给我好了,肯定没问题!”
   贾如忙说:“也没什么事,我就是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去过静竹山庄几次他都挺热情的。”
   方堂镜表示同意:“他的人是很好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拿他当朋友了。”
   贾如点点头,“既然你是他的朋友,那就好了。现在没事了,你回去工作吧,有事我再找你。”
  
   出了贾如的办公室,方堂镜纳闷起来,想了半天,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有问题!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午饭时,宇桥突然过来问方堂镜:“主管,你下午下班之后有空没有?”
   “哦,有什么事?”
   “如果有空的话我想请主管吃晚饭。”
   方堂镜先有点意外,随即明白:“行,没问题。”
  
   下班之后,其他同事陆续离开,只剩下方堂镜和宇桥。
   方堂镜给白有容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晚上有应酬不跟他一起吃饭了,然后问宇桥:“我们去哪里?”
   宇桥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我对这个不太熟,主管你定吧。”
   方堂镜呵呵一笑说:“好吧,那我们去静竹山庄吧。不上班的时候就别叫我主管了,怪别扭的,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方哥就行。”当即给任平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给留个位子。
  
   任平生见方堂镜带了一个女孩子一起来,倒有点奇怪起来,嘿嘿笑了一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任平生,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方堂镜忙给两人介绍了一下,问道:“我们坐哪里?”
   任平生用手一指,说:“我给你们留了那边的21号座,还算清静,就不给你们包间了,省得总经理又说我。”
   “对了,怎么最近一直没见竹大姐?”方堂镜顺口问了一句,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一个很眼熟的身影,不由心怦怦乱跳,忙保持镇定,对宇桥说:“你先过去吧,我跟朋友说两句话。”
   宇桥点头,过去坐下,这边任平生听方堂镜问竹映雪,却笑了一下,笑得带着几分诡异,有意无意间往宇桥那边看了一眼,说:“她最近太忙了,没空出来。这小丫头看起来挺不错的,小方,你不是又换口味了吧。”
   “去你的!别瞎说!那是我的同事,你要是有意我帮你撮合一下。对了,我倒要问你一下,你跟我们那项目经理贾如什么关系?”方堂镜忽然想起心中的疑问。
   “啊?”任平生很惊讶,“你们项目经理贾如?是上次你们来吃饭时你们公司那个很有气质的美女么?嗯,看起来还不错。”
   方堂镜嘿嘿一笑:“好好把握机会,我过去了。”
   说着方堂镜不再理任平生,朝座位走去,但却有点不自然,忍不住又盯着那个身影看了看,他已经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他在那家书吧见过的那名男子,那人坐着的姿势跟在书吧时几乎一样,桌上的两盘菜,几乎没有动过,面前酒杯的酒也是满的,而那人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他不是来吃饭,只是为了在这里坐着。
   这时那人似乎感觉到什么回头扫视了一下,目光只在方堂镜身上微一停顿,冲方堂镜笑了一下,微一点头,便又转回。
   方堂镜也只是微笑一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走过去坐在宇桥对面。
  
   两人对坐,方堂镜见宇桥似有点拘谨,便先开口:“小梁,昨天那个是你哥哥?”
   宇桥脸一红,说:“方哥,真对不住,我哥哥没有给你惹麻烦吧。”
   “没事的,你不要记在心上。我觉得你哥哥挺不错的,很可爱,要不是我已经有BF了,说不定会考虑一下。”方堂镜笑着说。
   宇桥听方堂镜这样一说,噗嗤一声笑了,没了先前那份拘束,说:“方哥,要是我哥哥真能碰到你这样一个人就好了,也不用我老是为他担心了。”说着叹了口气,慢慢把自己兄妹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宇桥的父母去世的早,与哥哥宇风是在爷爷家里长大,宇风只大她一岁,对这个妹妹十分疼爱,高中毕业就当兵去了,但是只一年就背开除了,那时宇桥刚考上大学,爷爷年纪大了,退休金又低,宇风便在外打工赚钱供妹妹上学。宇桥刚开始还以为哥哥做的是正当工作,只是奇怪哥哥收入还不错,因为她自己功课忙,业余也忙着打工赚生活费,所以第一个假期之后,有一年没回家,再回家时,发觉哥哥变样了,经过一番盘问追查才知道哥哥做的什么工作,一气之下差点断裂关系,后来了解的多了,也就慢慢谅解了,只希望他能找份正当的工作,不要这样浪荡下去。可是宇风习惯了这种生活,又没什么别的技能,根本不愿做别的工作,所以就一直那样混着,宇桥有时跟他吵架,他就嘿嘿笑着,很听话,但是一转眼就故态复萌,宇桥拿他没办法,只好听之任之,只希望哥哥能遇上个不错的人在一起,不要日后没有着落。
  
   离开之时,方堂镜才发现坐在不远处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不觉有些怅然,跟宇桥道别,打车回家,路上想起不知夏小妖怎样了,便打了电话过去,却一直无人接听,再拨谢雨电话,依旧是关机,只好作罢。
  
余未然 | 2006-12-28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有容还是在玩游戏,听他进门,头也不抬,问道:“去哪里鬼混了?怎么回来这么早!”
   “一个同事请吃饭,也没什么事情,怕你着急,吃过就回来了。”
   “是不是帅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几个同事,哪有帅的!是办公室新来的那个小姑娘啦!”
   “哇!她不是看上你了吧。”
   “嗯,说不准……”
   “真是可惜啊,你没那个福气享受。”
   ……
  
   嬉闹了一阵,白有容游戏正杀的难解难分,方堂镜看了一会书,到阳台上抽烟,他烟瘾很大。白有容虽不抽烟,但也拿方堂镜没办法,只是责令方堂镜不许在自己面前抽烟,不许抽烟之后来亲自己。因此,方堂镜在家里抽烟都要跑到阳台或者卫生间。
   这晚,方堂镜一直没见到对面窗户的灯光亮起。心头不由猜想纷纭,竟忐忑不安起来,直至上床歇息仍觉得心中有心事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白有容觉出他的不安,自身后搂住他,问:“镜子,睡不着?”
   “我没事。”方堂镜拿开他的手。
   白有容没言语只是轻轻抱住方堂镜伸手在他胸前慢慢抚摸。
   方堂镜动了一下身子,甩掉他的手,说:“早点睡吧。”
   白有容僵住了,但什么都没说。
   方堂镜方才觉出自己的不耐,忙说道:“小白,对不起。我今天觉得不太舒服。”
   “没事的,”白有容淡淡的说,“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方堂镜想再说,却见白有容已经翻了个身不理自己,又不知说什么好,只暗自叹气,忽觉得自己很对不住白有容,竟然会为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心烦意乱而冷落身边跟自己同居了两年的男友。
  
   项目经理贾如谈成一个项目,时间很紧,整个部门忙了三天,才算完成。
   这天下班之时大家为了庆祝顺利完工以及将要到手的奖金,决定在一起放松一下。
   这时候贾如进来了, 大伙一时没了兴致,因为贾如是他们的上司,一向很严厉。
   贾如笑笑,说:“这次的工作大家都做的很出色也很辛苦。今天下班后我想请大家吃顿饭,不知各位是否赏脸。”
   大伙都愣住了,还是方堂镜先反应过来,忙拍手叫好:“哇!经理请客,一定要去!”
  
   地点自然是在静竹山庄。
   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不仅仅因为静竹山庄牌子响,公司跟静竹山庄关系一向很好,在这里消费可以打八折,更何况大家都知道方堂镜跟任平生交情好,可以有更大的优惠。
   而方堂镜却有别的用意。
  
   “刚才看到我们经理了吧,怎么样?。”方堂镜见贾如与其他同事被服务员带往包间,压低声音对任平生说。
   任平生有点奇怪的瞥了他一眼,“还行,怎么了?”
   “能配的上你吧。”方堂镜声音更低了。
   “去你的,配的上我的多了!”任平生带着讽刺的语气说了一句。
   “任哥,跟你说真格的,你要觉得不错我给你牵线……贾经理长得漂亮又能干,为人也好,而且她对你也很有好感……这次请客恐怕都是冲着你来的……”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开始做媒婆了,我的事你少操心,赶快上去吧!”任平生敲了他脑袋一下。
   方堂镜急了:“我可是为你好啊……”突然目中余光扫见一人走过,脑袋嗡的一声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目光呆呆的随着那人走到一个角落的空桌旁坐下,那是他在书吧见过的男子。
   正失神间,肩膀被拍了一下,只见任平生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一脸揶揄之意,“方总,你真是见色忘友啊!”
   方堂镜脸有些烧,忙说:“不是,我是觉得这人很面熟,上次在这里见过,就是坐在那张桌子旁。他经常来这里吃饭么?”
   “还说不是,见一次面就记得这么清楚!他这几天都来这里,要我帮你介绍不?这可是我第一次想给别人拉皮条……”任平生继续嘲讽。
   “不是啦,我感觉他挺奇怪的,只是坐着,叫了酒菜也不吃。”方堂镜急忙解释,却觉得自己越描越黑,只好换个话题说,“竹大姐呢?怎么总见不着她?”
   “她?因为太忙吧。”任平生敛起笑意,淡淡说道,却将目光移向那男子,神色间却似添了几分悒郁。
  
   散了饭局,同事们相继离去,方堂镜见任平生正忙着,打了一声招呼便出门打车。
   车停在小区门口,方堂镜掏出钱夹付钱,抬头却忽然瞥见车窗外马路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进了招待所。
   下了车,方堂镜一路跑着,匆匆上楼梯,开门,白有容却还没回来,方堂镜也不管许多,几步来到阳台,正看到对面那扇窗户灯光亮起。
   窗帘拉开,那人站在窗前,似乎也在望着方堂镜。
   好久。
  
   灯光熄灭。
   烟燃尽。
  
   方堂镜回身,白有容正静静的看着他。
   方堂镜心里突然慌乱起来,不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本来很熟悉的伴侣。
   “小白,你回来了。”
   白有容却很平静,只说:“我回来晚了。”
  
   方堂镜睡不着,睁大眼睛看到的是黑暗。耳畔有白有容轻微的呼吸声,方堂镜知道,白有容也是醒着的。
   “小白。”方堂镜轻轻唤了一声。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白有容淡淡的声音。
   “我睡不着。”方堂镜叹了下。
   “我要睡了。”白有容翻身,背对方堂镜。
   “小白,你不高兴,是不是?”方堂镜问。
   沉默了一下,白有容轻轻吐出两个字:“没有。”
   方堂镜还要说话却听白有容问他:“镜子,我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方堂镜一愣答道:“差不多快两年了吧。”
   “嗯,还差一个月零三天两年。”白有容接着说下去,“算起来时间也不短了,镜子,你有没有感到厌倦?”
   “厌倦?”方堂镜一惊,“小白,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我厌倦了。”白有容的语气很平静。
   方堂镜没有作声,好一会才说:“小白,你知道吗,是你让我找回了真实的自己。”
   “镜子,我知道。可是你找回的只是你自己,并没有找到你真正想要的。”
   “我,真正想要的?”方堂镜不禁自语。
   白有容轻轻叹了一声:“镜子,睡吧。”
  
   周五,公司事情又不多,下班比往常早了些,方堂镜心里一直记挂着白有容昨夜的话,出了公司就忙打电话给白有容。
   “小白,我下班了,过去接你好不好?”
   电话那边却是一阵难耐的沉默。
   “小白,你怎么了?”
   终于,传来白有容的声音:
   “镜子,我们分手吧。”
  
   方堂镜茫然挂上电话,不知自己怎么回到家,才发觉白有容的东西已经搬走了,桌子留了一张纸:
  
  镜子:
   我想,我还是这样离开比较好,因为我搬来的时候也是如此简单。
   我不知道这两年我们之间有没有爱情存在过,或许我们仅仅只是两个需要温暖的人挤在一起互相取暖。既然现在我们之间已经可以不需要再凭藉彼此的体温,那么该是我们分手的时候了。
   镜子,我想了很多,本来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是到了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不说也罢,既然分手,说了无益。
   只希望你早日找到你真正想要的,不要犹豫。
   小白
  
   方堂镜放下纸条,却没有难过,只是茫然的坐在地上,一时间脑海里思绪繁杂,但最终却又如一片空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了什么。

     方堂镜一直睡到中午时分才醒,这晚竟然睡的十分踏实,除了身边忽然少了一个人有点不习惯。
   睁开眼睛,不想起床,就躺在那里静静的想心事,想起了自从与小白认识之后到现在的点点滴滴,除了回忆,还能做什么?却惊觉原来回忆也是有限。
   或许如小白所说:他们只是两个挤在一起互相取暖的同伴,他们之间并没有爱情。
   真的是这样么,只是为何在想起这句话的时候竟有心痛的感觉?
余未然 | 2006-12-28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之间,方堂镜感觉很孤单,很希望有人能陪自己聊聊天,想了很久,他终于决定起床。
  
   已经是下午了,正是饭店生意清淡的时候,静竹山庄也不例外。
   任平生正在自己的房间午睡,一阵敲门声将他吵醒了。
   “我靠!谁打扰老子的好梦!”任平生嘟囔了一句,起来开门,是方堂镜。
   “进来吧,怎么想起这个时候来看望我?老子正睡的香就被你小子吵醒了!”
   任平生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烟点了一支,然后弹一根给方堂镜。
   方堂镜进屋拉了张椅子坐下,点了烟闷闷的抽了几口,却没说话。
   “小方,出什么事情了?我怎么觉得你有些怪怪的。”任平生见他有些反常不禁问道。
  
   “任哥,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真正想要的?”任平生笑了,“当然是钱了,我做梦都想发财啊!”
   方堂镜瞥他一眼,“说点正经的行不行?”
   “这还不正经?钱是最重要的东西,缺了它可是万万不能的!小方,你是受刺激吧,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方堂镜嗯了一声,喷出一个烟圈,随手将烟头在烟灰缸里碾灭,“我跟小白分手了。”
   任平生有些讶异:“什么?”
   “昨天他从我那里搬走了,只留了一张纸条给我。”
   “你们吵架了?还是因为你有外遇了?”
   “都没有……也许我最近对他有些冷落。头天晚上他跟我说他厌倦了,还说我没有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方堂镜沉吟了一下却没有说下去,眼前却似浮现出一个影子,他努力摇摇头似要将之挥散。
   任平生叹了口气,突然问:“小方,你难过么?”
   “有点。毕竟在一起住了这么久,说走就走了。”
   “白有容只会比你更难过。”任平生苦笑一下,说下去:“难道你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你么?小方,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我——我不清楚,”方堂镜唉了一声,又点了一支烟。
  
   方堂镜要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任平生送他出去,出门之时方堂镜不自主的朝那张桌子扫了一眼,座位已经有人了,却不是想见的人,不禁微微失望。
   任平生笑了一笑,开口说道:“他不会再来了。”
   方堂镜知道心事被人瞧破,也不好再否认,问:“他是谁?”
   任平生却不回答,说:“小方,我好久没喝酒了,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喝一杯?”
   “正好,我正无聊。”
  
   任平生跟领班交代了一声便跟方堂镜一起出来,在街口拦了辆出租。
   刚上车,方堂镜从窗口看到一辆宝马开过来停下,眼睛一亮,说:“任哥,竹大姐的车!”
   任平生说:“没事,我们走。”
   车发动,方堂镜还在看着窗外,正看到一人自车中出来,不禁吃了一惊,脱口而出:“谢雨?!”只见谢雨把另一边车门打开,出来的正是静竹山庄的总经理竹映雪。
   却听任平生微微叹息,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任哥,你早就知道的。”
   “是的,大姐跟谢雨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任平生语气很平静,“谢雨还没跟夏小妖正式分手时我就知道了。“
   “怪不得谢雨要跟小妖分手,原来是傍上富姐了。”方堂镜冷笑。
   “也许不尽然,这种事情谁能说的清?”任平生淡淡的说,“那个你看上的人的是大姐以前的男友,他的名字叫做何妨,听说他作画、唱歌、写诗都很不错,可是却没有固定职业,一直在四处流浪,这次是特地来找大姐的,大姐却避了他七天。”
   “那他现在去哪里了?”乍听到那人的消息,方堂镜不禁有些激动,但随即又垂头丧气起来:对方,分明与自己是两条路上的人。
   “我不知道,应该是不会再回到这个城市了吧。”
  
   过了周末,又回复到上班的忙碌日子。
   不知为什么,这天方堂镜到了公司就一直心不在焉,心烦意乱,没有心思工作。挨了一个多小时,他去跟贾如请假,说自己不太舒服。贾如倒很爽快,还很关切的建议他赶快去医院检查一下。
   出了公司方堂镜沿着大街一直往前走。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这样不停走着,走着……
   终于走累了,他斜靠在路边一堵墙下,点一支烟,漠然的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
   突然之间,方堂镜觉得很厌倦,厌倦自己的人生,厌倦自己。
  
   接下来几天方堂镜过得浑浑噩噩,成天神不守舍的,幸好这几天都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一个周很快过去了。
   周六一大早,方堂镜被门铃声吵醒了。
   这么早,谁啊?方堂镜一边嘀咕一边下床,穿着睡衣就过去开门,门外是一位二十上下的年轻人,见他开门便问:“请问方堂镜先生是住在这里么?”
   方堂镜点点头,“我就是,有什么事情?”
   “我是飞马快递公司的,这里有您一个包裹,请您签收。”那年轻人拿出一个方方的盒子。
   方堂镜有些好奇,谁会给自己寄东西呢,一边签字盖章,一边寻思。
   等那年轻人离开,便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本漫画《向左走,向右走》,他拿起书,一张纸片掉落下来。
   捡起纸片,上面写了两行字:
  
   多谢你的伞,抱歉我把它带走了,因为它是那天这个城市让我感到最温暖的事物。我买了两本几米的漫画,一本送给你,祝你圣诞快乐。
  
   方堂镜眼前又似乎浮现出那人孤寂的身影,心里很有些喜悦的兴奋,同时又有些遗憾,然后想起今天是圣诞节了,忽又念及白有容,不禁叹息一声。
  
   圣诞节,又是周末,街上很有一种热闹的气氛,成双成对的人愈发多了,方堂镜一个人显得有点形单影只。
   书吧门口也装饰了一番,不过店内明显没几个客人,方堂镜走进去跟店主打了个招呼:“圣诞快乐。”
   那店主愣了一下,接着记起来了,说:“原来是你,书收到没有?”
   “书?”方堂镜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不过那位何先生说不要打,只托我把他在这里买的一本漫画在今天寄到你家里去,所以就一直没打。”女店主微笑着解释。
   方堂镜明白过来,“刚收到了,我正纳闷是谁寄的呢!真多谢你了。”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今天人不多啊。”方堂镜搭讪一句。
   “嗯,今天过节,人比较少,其实平时生意也很清淡的,现在的社会,能安静的坐着看书的人不多了。”
   “开书店是不是很辛苦?”
   “还好,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很喜欢这个工作,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书,那时就希望自己将来能在书店或者在图书馆工作,可以自由自在的看书。现在能开这样一个书吧,就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很满足,大概这就是这辈子我最想做的事情吧。”
   “最想做的事……”方堂镜不由喃喃重复一遍。
   “是啊,方先生你没有最想做的事情么?”
   方堂镜笑了一笑,“有的。谢谢你,我还有事,不打扰了,以后再来。”
   “不客气,欢迎常来。”店主微笑着目送方堂镜离开。
  
   街上逛了一阵,方堂镜感觉挺无聊的,便决定去君子盟酒吧坐坐。
   因为距离并不算远,方堂镜又没什么事情,便一路走过去,刚走近这酒吧一条街,迎面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方堂镜不由愣住了,那是白有容,另一个却是宇桥的哥哥宇风,要避开也来不及,正觉得有些尴尬,白有容也看到他了,也愣了一下,立刻笑逐颜开,大声招呼:“镜子!”
   方堂镜微笑,“小白,圣诞快乐!”
   “你也是!”白有容很开心的样子,“镜子,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我跟你介绍,这是宇风。”又对宇风说,“宇风,这是镜子,我原来的男友。”
   方堂镜伸出手,“你好。”
   宇风笑了,伸手跟他握了一下,“你好。”
  
   见到方堂镜,何若扬叹了一口气,“小方,你到底还是跟小白分手了,不知怎么说你好了。”
   “何姐,我……”方堂镜也不知说什么,只是也叹了口气,“是我对不起他。”
   “你自己也知道啊!这几天小白天天来我这里喝酒,别提有多难过了。算了,我也不说你了,看你也挺可怜的样子。要不然真想狠狠骂你一顿!”
   这是一人走过来,跟何若扬招呼:“何姐。”
   听到声音方堂镜吃了一惊,转向那人惊讶的问道:“小妖?你怎么在这里?”
   正是夏小妖,她见到方堂镜也有些惊诧,“堂,是你!我现在在跟何姐一起经营这个酒吧。”
   方堂镜把她拉到一边,低声问:“你怎么认识何姐的?”
   “早就认识了!还不是因为你!我很好奇偷偷来这里看怎么回事,就认识了何姐。对了,我已经跟谢雨分手了,反正我也想通了没有他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呢!”
   “别担心了,我早就没事了!你还是担心自己吧,怎么也闹分手,又是来这里借酒浇愁的吧!”
   方堂镜不禁尴尬起来,干咳两声,夏小妖一笑,“你喝什么?今天我请客,要不我陪你一起喝吧!”
  
   离开君子盟之际,方堂镜忽然忍不住问何若扬:“何姐,你为什么要开这个酒吧?”
   何若扬吐出一个烟圈,瞅了他一眼,方堂镜干笑一声,以为何若扬会骂自己,却不料何若扬嘿嘿笑了一声,然后说:“因为我喜欢啊,我最喜欢看到两个帅哥在一起了……所以才特地开了这个酒吧满足自己的爱好……”语气忽一变,有些丧气的说:“我觉得自己已经走火入魔了,所以一直都不敢找男朋友!唉!”
  
   周一上班的时候,方堂镜将一份辞职报告交给了贾如。
   贾如很惊讶,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询问了很久,很是惋惜。
  
   自公司出来之后,方堂镜去了静竹山庄。
   任平生正在一个房间里看电视,见他来了,招呼他坐下,随手扔给他一盒烟。
   “任哥,我辞职了。”
   “哦?怎么了?”任平生随口问,眼睛没离开电视画面。
   “我想离开这个城市。”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总会厌倦的,离开也好。”任平生仍是淡淡的语气。
   “任哥,你在静竹山庄这么久,有没有厌倦?”
   “我一直都很厌倦。”
   “那为什么不离开?”
   “因为我无处可去……”任平生忽然转回头,给了方堂镜一拳,“靠!你自己辞职就辞职吧,干嘛还要鼓动别人也辞职?”
   “不是……我只是好奇问问。任哥,你为什么一直单身,既不找女朋友也不找男朋友?”方堂镜龇牙咧嘴的倒吸一口冷气。
   “大概因为我很懒吧……也可能是因为我找不到的缘故。”任平生懒懒的回答。
  
   三天后,方堂镜离开了这个呆了数年的城市,但是他并没有决定自己到底要去哪里,也许他只是要去寻找一些属于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余未然 | 2006-12-28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只写过一篇相关的小说,拿来晾一下
下限 | 2006-12-29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余未然 | 2006-12-31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
在天涯哪里敢称高手啊:-)
哈哈来了 | 2007-1-16 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不哈了~

好................长啊~ 欺负我小学没毕业~

本版积分规则